r.jpg 0523晚报.jpg jj.jpg c.jpg s.jpg x.png 0517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5-24 08:21:42北京日报
东城:“责任规划师”为街区更新把关
发布时间:2018-05-24 08:21:42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奚小荻

  东城区与12家一流设计院和知名大学合作,为全部17个街道配置了街区责任规划师团队,推动规划落地、把关规划设计、全程跟踪指导、监督指导施工、推进社区营造……街区责任规划师上岗近一年,环境整治品质提升了,政府工程质量提升了,公众获得感提升了。

  百年老院免于被拆

  东四南地区有一个有百年历史的老院子要翻修,因为修旧如旧成本高,产权单位想当然的要拆了重新盖。住耳房的老两口找街道干部反映:游廊没了,垂花门也堵了,就剩下个大北房了,不能再拆了!

  “上百年的院子,虽然不是文保单位,但也绝对不能当破房子对待!”街道和责任规划师得知情况后,马上和产权单位对接。通过责任规划师背后的智库资源,找来各级专家,为老院子把脉,设计修缮方案,挤出社会上找来的施工单位漫天要价的水分。拿着方案,街道和责任规划师团队一次又一次和产权单位沟通,讲规划、讲施工工艺、讲相关法律规定。最终,百年老院保住了,修旧如旧。

  东华门街道则规定,责任规划师不签字,商户改造施工不能动工。去年,挨着东华门的同升和布鞋店要改造门脸,街道要求商户把设计方案拿给责任规划师把关。

  “我们一看,他的设计规制太高,屋顶是黄色琉璃瓦的,脊兽设计了7个,门柱上的装饰会影响行人通行。”东华门街道责任规划师、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设计师阎照说。修改后,黄色屋顶变成了灰色,脊兽减少为5个,柱子也减少了。如今的同升和,风貌和毗邻的东华门相一致。

  一周只能设计出两个花池

  “过去我们一周能为一个城市作出规划,现在在胡同里,一周只能设计出两个花池。”阎照笑着说,因为面对的是一条条胡同,一个个店铺,要求设计师必须深入到居民当中,广泛征求居民意见,自下而上规划设计。每一个设计方案出来后,必须入户征求居民意见,居民签了施工同意书,才可以施工。施工完成后,还要再反馈、纠偏。

  “我们进到各户里,挨家挨户讲,方案是什么,你可以选,想要什么样的门、什么样的窗,除此之外你还有别的需求吗?”阎照说。“居民是生活在胡同里的人,胡同该怎么设计他们最有发言权,居民的需求比设计师的蓝图更有意义。”

  在设计胡同花池时,居民就反映,花池不能离墙太近,否则会渗水,影响墙面。为此,在最终的方案里,花池距离墙面20厘米,而且花池的排水也是向下的。

  正因为精雕细琢,街区责任规划师得到了居民的认可。

  “一开始我们进胡同,没有几个人理解和支持。甚至有时候从这头走到那头,一直能听到居民的骂街声。”阎照现在说起来仍有些尴尬。但近一年时间过去了,现在,居民态度大变样。“路过家门口,居民会说,进来喝杯茶吧!”

  搭平台吸引更多力量

  在东四南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工作中,由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和北京工业大学组成的责任规划师团队,成立并培育了“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协会由责任规划师、居民、产权单位等多方构成,以协会为平台,汇聚政策支持、社会资源和居民力量,开展参与式设计和文化教育活动。“东四南历史街区保护更新公众参与项目”获得了2017年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

  “我们还将搭建东四南治理创新平台,把腾退空间建设为公共空间,打造文化联合体,通过文化复兴恢复北京老城风貌。”责任规划师李哲表示。

  下一步,东城区将进一步细化街区责任规划师工作制度,在实践中推动街区共治共管、共建共享,实现保护古都风貌、提升城市功能与改善民生的有机结合。 

  本报记者 于丽爽 通讯员 洪珊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