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日报.jpg wb.png 1018京郊.jpg 1018晨报.jpg 微信截图_20171018091849.png 1017信报.jpg wz.pn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管理篇
字号调整: A- A A+
从北京二环搬到河北固安
2016-02-25 15:57:16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6-02-25 15:57:16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张蕾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小关一家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

  小关一家迁入的小区环境很美

    乔迁之喜

 

  小关一家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他生长于东城区南月牙胡同的一个平房院,一直到小学4年级,爷爷将南月牙的房子卖给了亲戚,父母在朝阳门竹杆胡同买了一套60余平方米的两居室,自此小关一家住上了楼房,但生活半径依然在二环内。

  2013年的某一天,正在上大学的小关回到家,父母突然一脸坏笑地对他讲,“给你看个好玩的东西”,随后一纸购房合同出现在他眼前。

  当小关得知自己马上要从北京的二环搬去河北的固安时,脸都绿了。用小关妈妈的话讲,小关可是长这么大没出过二环的人。

  小关父母自己开公司,从事影视制作方面的工作,大多时候在家就能办公,所以没有上班的困扰。小关后来才知道,父母凑热闹跟朋友一块去河北看房,结果第二天就交了钱,理由很简单——就想换个环境好的大宅子。他们相中了固安一处高档社区,以当时每平方米7000余元的单价买下了叠拼别墅顶层带露台的一套,面积260余平方米。在小关看来,小区环境确实美得跟公园似的。

  一家三口对房子进行了彻底的装修改造,2014年年初正式入住固安。他们在露台上砌了一溜儿花池子,可以种花、种菜。再后来,北京城里竹杆胡同的那套小两居也被小关父母卖掉了,卖房款投进了夫妻俩经营的影视制作公司里,自此,小关在北京彻底没房了。

  刚刚搬到固安时,小区周边还都是工地,其他商场配套、住宅小区正在加紧建设。小关当时的反应是:“我要怎么进北京?难不成要坐火车吗?”朋友的反应则一度是:“小关哪去了?这人消失了吗?”

  一段时间后小关发现,其实从他家到地铁4号线天宫院站还算方便,小区门口有趟公交车一站直达,只不过这一站地有30公里。小关坐地铁倒公交车去学校单程要3个小时。

  小区附近有一个菜市场,卖菜的基本都是河北当地人。刚搬去不久,一次小关妈妈去菜市场买黄瓜,刚挑了两下,就听卖菜的念叨“就买这么几根还挑?”小关妈妈感觉自己遭到了嫌弃,立志再也不去那个市场买菜。

  于是此后每周,小关都开车拉着妈妈回到二环内的朝阳菜市场一通采购,然后载着差不多能吃一星期的食材返回固安。后来他们发现,离家近一些的大兴黄村也可以买到吃的,于是转而去了黄村,采购的频率也增加到一周两次。

  如今,两年过去了,小区周边越来越繁华,建起了四五家商场,基本的生活需求都能满足。买菜、看电影都可以在商场里解决,商场超市买不到的还可以网购。由于大兴第二机场的建设,小区单价已经翻了一倍。

  在固安安居的北京人不止小关一家,从小区门口停着的那些车的京字车牌就能看出来。两年时间,小关一家慢慢习惯了在河北固安的生活。有事就开车进京,不堵车的话到朝阳门大约四五十分钟。不过一旦遇到下雨、下雪等恶劣天气,高速一封路,还是会有点麻烦。而且由于油品差别,加油也得在北京解决。不过小关听说,后年新修的地铁会一直通到他家小区门口。

  小关最近也有困扰。他正在城里四处看出租房,影视编导专业的他之前一直是自己接活,但最近他有了找个稳定工作的想法。如果面试成功,天天上班的话,他不想再这么折腾了。但是他最近看过的房子一整套的面积还不如他在固安的一间卧室大,如果真找了工作、租了房子,恐怕还要重新适应。 记者 张蕾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