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标题.png
二标题.png
小图.jpg
方字.jpg
长字 带导语.jpg
央行行长周小川:“老百姓没有必要急着去买美元”
    
    京报网讯 今天上午,央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和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的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针对这周广泛关注的“首付贷”问题,潘功胜回应,开发商和中介机构自办的金融业务,没有取得相应的资质,属于违法经营。央行将会同有关部门开展专项整治活动,对此类业务进行清理整顿,打击为客户提供“首付贷”的行为。

  部分P2P平台无资质做“首付贷”

  新华社记者:地方P2P平台搞“首付贷”,您对此有何看法?现在一线城市房贷高涨,如何让房贷很好体现“去库存”的意图?

  周小川:货币政策是总量政策,要针对全国的平均情况来进行设计和执行。现在的房价正出现分化的态势,各个地区、各个城市的价格水平很不相同。从总量政策和宏观政策来说,房地产仍旧面临比较大的“去库存”压力,去年建成未销售的房屋面积达到7.2亿平方米,比2014年增长了15%。因此,有关房地产金融的政策,得考虑总量状况。

  人民银行历来主张在价格出现分化时,更好地发挥城市一级对各自城市房地产形势的判断和所能提供的政策指导。我们也强调,商业银行要做出自己的判断,不仅要了解客户的偿付能力和金融风险,也要使政策能适应不同地方的变化,对房贷可行性进行评估。

  至于P2P平台进行“首付贷”的问题,首先,一些P2P平台有没有资质做这项贷款,是否按照规矩申请了有关资质,资金来源是什么,是否会给出资方带来巨大的风险,存在很多问题。

  而对于银行来说,正规的银行需要掌握贷款比抵押品的价值。判断价值时,需要对抵押的房产进行价格评估,而不是像网络上所说,伪造一个交易价格就可以申请贷款。另外,银行需了解你的客户,包括客户首付不能来源于借款。从银行角度来说,没有对你的客户做到足够的了解,承担了过大的风险,这是一种操作错误。

  中介机构自办金融业务属于违法经营

  潘功胜:关于房地产市场的场外配资,这里面可能包括房地产中介机构和开发企业,利用互联网金融平台所推出的产品,也包括房地产中介机构、开发企业和以P2P平台为主的互联网金融企业相结合所推出的场外配资。

  我们的态度很明确,开发商和中介机构自办的金融业务,没有取得相应的资质,属于违法经营,而且里面还存在自我融资、自我担保、搞资金池的现象。另外,上述两种方式所提供的首付贷产品,不仅加大了居民购房的杠杆,抵消了宏观调控的有效性,增加了金融风险,也增加了房地产市场的风险。

  针对此,我们将会同有关部门一起,结合即将开始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活动,对房地产中介机构、开发企业以及他们与P2P平台合作开展的金融业务进行清理和整顿,打击为客户提供“首付贷”、加大购房杠杆、变相突破购房信贷政策的行为。

  至于目前所进行的住房信贷政策的调控是因地施策、市场自律、强调住房金融的宏观审慎管理。目前的房地产市场,商业银行的个人住房贷款占到整体贷款比例是14%,个人住房不良贷款的比例也远远低于整体银行的不良贷款比例,仅为0.38%。从首付比的情况看,即使按照20%的最低首付,我们和国际上比较仍是一个比较审慎的标准。实际数字看,今年1月份,首套房的首付比普遍在35%以上,二套房的首付比普遍在40%以上。

  未来不需要过度的货币政策刺激

  彭博新闻社记者:到2020年之前,把GDP增长控制在7%以内,这会不会造成中国的债务压力?

  周小川:有关经济增长,年度目标和中期目标只是一个预测性目标,是结合中国经济的增长轨迹和增长潜力所估计出来的。中国将更多依靠内需来实现GDP的增长,而非过度依靠出口。在此情况下,依靠一些货币政策来刺激中国出口,我觉得作用并不大。未来,如果国际国内没有大的金融风波,我们还将采取比较稳健的货币政策,不用采用过度的货币政策刺激的方法来刺激增长。

  易纲:增长率的来源,一是我们的城镇化还在继续;二是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力还在稳步提高;三是中国的改革开放所释放出的红利。在这三种因素下,预期的增长率是可以实现的。

  外汇市场正回归理性

  中央电视台记者:目前的外汇市场是暂时的风平浪静,还是相对稳定的状态?老百姓是不是不用急着去买美元?

  周小川:本来就没有必要急着去买美元。当然,市场情绪有时会有波动,加上一些传言的影响,但对市场的分析还是要回归理性。

  前段时间,外汇波动比较大,那是有原因的。比如,大家对中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有担心,股票市场的波动,欧洲和日本采取宽松的量化政策,美联储加息,这些都使得金融市场的动荡情绪会多一些。

  我不能预测动荡情绪究竟多久会平息,但在突发性事件过后,大家就会慢慢得更加注重对经济基本面的分析。我认为,没有特殊情况,外汇市场是有回归理性和基本面的趋势。

  新银行账户体系4月起执行

  中国新闻社记者:人民银行对于银行账户支付管理的基本思路是什么?

  范一飞:支付体系非常庞大,我理解,社会公众关心的主要是涉及个人的支付体系。去年开始,我们加大了对银行账户和支付账户分类管理的力度,总体原则是进一步推动支付体系更加便捷、安全、发展,进一步落实账户实名制的要求,目的是适应消费者个性化的支付需求,在安全和便捷间达成平衡。

  具体而言,银行账户上,在现有的个人账户基础上,又增设了两类功能依次递减的账户,便于大家网上理财、日常小额账户的需要。支付账户上,按照实名、强制、支付限额,又分成了三类,功能逐次增强,由此把整个账户体系初步建立起来。

  新的银行账户体系将于4月1日开始执行,新的支付账户体系则要到7月1日才开始,具体效果有待检验。作为监管部门,我们会密切关注业态变化,及时出台新的监管措施。

  资本流出

  是因为“藏汇于民”

  金融时报记者:从央行的角度来看,如何评价跨境资本流动带来的风险?

  易纲:去年,很多人用外汇储备下降来衡量流出金额,说外汇储备下降了5000亿美元。但总体讲,这种流入和流出,是在预期范围之内。

  流出的大部分,可以用“藏汇于民”来解释。所谓“藏汇于民”,是指中央银行所拥有的外汇储备,通过居民、金融机构和企业购汇的方式,变为民间持有。以去年为例,金融机构增持了1000亿美元“头寸”,企业还外币贷款1000亿美元。当然,其中也不排除混有资本流出,但资本流出还在正常范围内,汇率机制是有弹性的。

  “熊猫债”“点心债”

  都有不错发展空间

  香港商报记者: 国内债券市场的未来发展规划是怎么样的?受制于汇率波动,香港目前的离岸市场也在萎缩,能不能谈谈央行对香港离岸市场的未来政策?我们很担心“熊猫”吃点“点心”。

  周小川:金融市场历来就不是一个平稳市场,都是有起有伏。从这个角度,随着中国经济的国际化,包括人民币的国际化,债券产品就会有新的发展空间。

  债券产品是非常有价格敏感性的,随着汇率波动,导致在岸和离岸价格的波动,都是阶段性的。从中期看,“熊猫债”和“点心债”都有相当不错的发展空间。中国过去的融资,过于倚重银行贷款,未来会更多地通过债券、股票进行融资,不必太担心谁吃了谁的问题。

  互联网金融协会

  即将挂牌

  香港大公报记者:去年传出不少网贷公司老板跑路的事件。请问央行对加强互联网监管有什么建议?

  周小川:互联网金融这个词,本身不太准确,里面包含的业务种类也较多。由于失败导致“跑路”,主要是P2P网贷这个环节。究竟如何监管?目前正在探索之中。另外,互联网也需要加强自律管理,我们已经筹备成立了互联网金融协会,未来几天会正式挂牌成立。另外,针对互联网上一些动机不良、经营手段不正确的欺诈行为,要进行专项整治,把劲儿使在应该使的地方。

  本报记者 赵莹莹J201

  程功 摄J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