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标题.png
二标题.png
小图.jpg
方字.jpg
长字 带导语.jpg
物流成本占比高达三四成
    记者会现场,傅成玉掏出自己的手机给记者拍照,引起媒体的兴趣。记者会结束后,记者上前询问此事,傅成玉笑答:“我用的是国产的华为手机,是国货,我要为它推介。” 阎彤摄

  京报网讯(记者 孙颖)昨天下午,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5位企业家委员就提振经济发展信心接受记者采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表示,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严重落后,仅占GDP的15%,但潜力巨大,如果提升10个百分点将提供2500万个就业岗位。

    ■生产性服务业

  物流成本高达30%至40%

  2015年我国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过半。徐冠巨表示,服务业有两个70%,西方发达国家的服务业占到GDP的70%,它的生产性服务业又占服务业的70%。而一些机构估计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大概在15%左右。

  徐冠巨以物流举例生产性服务业对制造业的发展有多重要。“占75%运力的公路物流,450万公里的公路网却没有形成系统,一个城市没有公路物流中心,没有信息指挥系统,没有安全和诚信系统,公路没有形成系统,人和铁路、公路和水运、公路和航空就做不到互联互通……现在的生产企业、物流公司、卡车、卡车司机、物流园、仓储都处于无序的分散状态,都是信息‘孤岛’。这些因素造成我国物流成本占生产成本的比例高达30%至40%,而这个数据在西方发达国家占比只有10%至15%,现在企业很大一部分利润是被物流吃掉了,它直接影响到中国制造的竞争力。”

  生产性服务业是巨大蛋糕

  “如果我们国家的生产性服务业提升10个百分点,就有12万亿的增长空间。到2020年,假如我们国家的生产性服务业提升到25%,增加10个百分点,这10个百分点增加以后,我们只有西方发达国家的一半水平,这样就可以带来12万亿的增长空间。由此可以带来2500万人的就业。”徐冠巨认为,生产性服务业是一片蓝海,是一个巨大的蛋糕,更是我们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石油企业改革

  石油工业需要体制机制的调整

  当有记者问及国有石油企业最重要的改革是什么,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傅成玉表示,对于石油工业整个行业的改革,中国石油工业需要进行体制机制的调整。在企业内部也需要体制机制的深化改革,每一家石油公司仍然保持着一个石油行业的规模和体系,我们外界都以为是一家石油公司,其实三家石油公司每一家都是一个完整的石油行业,大小规模不等而已。这是不符合行业发展规律的。改革走到这一步,相信下一步深化改革需要提上议事日程。

  肃清石油行业里周永康的余毒

  对反腐败与经济发展之间关系的问题,傅成玉表示,反腐净化了我们的政治生态和经济生态,使企业能够更健康的发展。比如说周永康,不仅仅是对我们党和国家的事业造成很大损失,在我们石油行业里,对干部的风气、对企业的风气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所以反腐不是几个贪腐案,其实腐败毒害了我们的经营环境和干部作风,是最严重的伤害。从石油行业,我们应该进一步肃清在石油行业里周永康的余毒。如果这个搞不好,企业不能健康发展,我们打造不成国际竞争能力。反腐是促进经济发展健康生态环境的一个根本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