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标题.png
二标题.png
小图.jpg
方字.jpg
长字 带导语.jpg
王执礼:北晚启发我,建议明确地锁拆除程序
王执礼说,随着我国特大城市机动车保有量的持续攀升,停车难的矛盾不断激化,私装地锁的情况愈演愈烈。

  “我是你们北京晚报的老读者了,你们关于地锁的系列报道让我很受触动,这次我带来的提案中就有一个是受你们报道启发的,我这个提案就是希望交办给北京市政府的。”昨天小组讨论会后,全国政协委员、北京朝阳糖尿病医院院长王执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建议采取顶层设计,明确地锁设置、拆除程序。

  王执礼在提案中引用了本报报道的相关数据:根据北京市非紧急救助服务中心12345统计,自2015年1月1日至2016年1月31日,北京市中心就接到市民有关地锁问题的反映一万余件。而案例更是触目惊心:东四十一条胡同,消防通道上装了地锁,有的为了保住一个车位竟出现4个地锁“站岗”的情况;府学胡同拆除地锁、重新铺设了沥青,然而沥青还没铺完,私装的地锁已经重新上岗了;改造完的老旧小区海淀区翠微路2号院,尝试几次停车管理都没能实施下去,居民又用地锁“疯抢”车位……

  王执礼说,随着我国特大城市机动车保有量的持续攀升,停车难的矛盾不断激化,私装地锁的情况愈演愈烈。

  “实际上针对地锁的管理并不到位。”王执礼说,根据2014年1月1日实施的《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办法》,任何单位和个人私设地桩、地锁将被处以5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若当事人不在场或拒不拆除,将进行强制代拆。而实际上,别说罚款,就是拆除私装地锁都进行的不是那么理直气壮。

  “解决停车难问题,对于已有的老旧社区可以因地制宜,选取合适的停车管理办法来规范小区的停车问题。”王执礼说,这需要政府出台相关的标准流程,什么样的小区什么样的管理办法,不能因为问题普遍就不去解决。“成立群众组织自管会,推动停车管理,将相应的细则和实施办法纳入到法规体系,这样才能更好地解决老旧小区停车难题。”

  王执礼委员说,对于有着近600万辆汽车的北京,停车难当然是短期内难以化解的问题。同样的问题国际化大城市同样存在。比如我们到英国伦敦,驾车进入城市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车位。违章停车的处罚很重,停车费也很贵。平均一天8镑,中心城区1小时罚6镑。为解决停车难,城市中建了很多高层停车楼,最大的停车楼地下8层,社区内车位业主优先。除六日驾车出游外,工作日多数家庭公交出行,减少城市压力。对于北京,也可以借鉴这些经验。

  另外,王执礼呼吁加快停车设施的建设,比如建设立体多层停车位。可以利用非首都功能疏解、城市边角地改造等地块在建成区见缝插针建设绿化、公共服务和停车楼结合的建筑,增加停车位供给。

  记者 孙颖 龙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