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326晚报.jpg j.png c.png s.png x.png 0322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3-26 16:10:45北京日报
山谷欢笑
发布时间:2018-03-26 16:10:45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满志禹

    转过十几道山弯儿,终于找到了斋堂幼儿园。

  初春,寒意未消,山间的风,逗弄着幼儿园教学楼上的风车,玩得正欢。

  一阵孩子的笑声传来,驱散了风,温暖了心。

  幼儿园的一角,孩子们正排队荡秋千,虽然小脸通红,但个个兴高采烈。一位梳着马尾,身材微胖的女老师,正推着秋千,不时提醒着孩子们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看,孩子们多开心。”女老师的眼里,流露着慈爱,脸上挂着幸福。

  她叫吕艳伟,守着这大山中的幼儿园,已经17年。

  2001年,门头沟把幼儿园建进了大山,让山里的孩子也能像城里孩子那样享受学前教育。

  可幼儿园好建,教师难找。

  斋堂幼儿园距离门头沟城区有60公里,幼儿园最初只有几间小平房,连厕所都是旱厕,不少老师到幼儿园门口一看,掉头就走。

  刚刚师范毕业,正在几所小学实习的吕艳伟也来了。“咱走吧,条件差不说,这也太远了。”一起来的同学说。吕艳伟迟疑了一下,没走,“这也挺好的,离家还近呢!我家就在煤窝,离这儿不到20公里。我愿意留在这儿。”

  “能教小学生,教幼儿园还不是玩似的。”起初,吕艳伟很自信,但没过几天,她就知道自己想简单了。幼儿园老师得会弹钢琴,会唱歌,会跳舞,可她一样不会。

  不会,那就学呗。吕艳伟把能买到的书全买回家,又找来录音机和光盘,学唱歌,学跳舞,点灯熬油学了一个月,她有点儿灰心,自己唱歌总跑调,身材又胖,跳舞也不协调。

  “不会跳舞,我就讲故事,不会唱歌,我就照顾孩子的健康和卫生。”吕艳伟不准备放弃,她相信自己一定能看好孩子。

  附近斋堂、清水的孩子都送到幼儿园来,得有130多人,每到放学时,孩子们一块离园,热闹极了。

  一天放学,吕艳伟刚准备把孩子们交给家长,突然,班里最淘气的两个小男孩儿,你追我跑,跑离了队伍。这可把吕艳伟急坏了,斋堂附近有不少运煤的车,这要是把孩子撞了,可就麻烦了。

  吕艳伟赶紧和家长交接了孩子,一边喊着,一边去追两个小男孩儿,所幸,没有发生危险。

  送走了孩子,吕艳伟心有余悸,她反复琢磨,终于想到了办法,“要是每个班能错开5分钟放学,孩子和家长就不会都挤在园门口了,也就安全多了。”第二天,吕艳伟的建议得到了园长的批准,当天放学就执行了,幼儿园门口果然变得井然有序。

  幼儿园里的每一个孩子,都被吕艳伟装在心中。哪个孩子早上没来,她就会一直惦记,联系不上家长,她就直接跑到孩子家里,直到确认孩子没事,她才放心;吕艳伟平时就住在幼儿园,一周才回一次家,自己的孩子完全顾不上……

  2014年,吕艳伟成为斋堂幼儿园园长,幼儿园的条件也日新月异,一点儿不比城里差。吕艳伟觉得能松口气了,可以常回家看看,照顾照顾自己的孩子。

  但生活,往往不会按预想的方向发展,吕艳伟又被派到更远的幼儿园。

  2015年,区里要在清水镇办一所幼儿园,这里与河北省涿鹿县、怀来县交界。幼儿园快要建好了,可找不到合适的园长,吕艳伟被教委“借”到这所门头沟最远的幼儿园当园长。

  吕艳伟有点儿纠结,她倒不是嫌远,主要是担心自己不是科班出身,怕办不好幼儿园。

  可一见到清水园的孩子们,十几年前,那个“别人不去,我去”的爽利姑娘又回来了,“这里的孩子,总要有人看,我来。”吕艳伟说。

  当时正值暑假,幼儿园一个人都没有。库房里堆满了桌、椅、板凳、床、玩具、教具……吕艳伟放下包儿就开始收拾、分拣……

  天,不知不觉就黑了,收拾好幼儿园,吕艳伟连手都没洗,就匆匆去赶回斋堂的末班车。

  开学的日子到了,幼儿园顺利开园,迎来51名孩子。

  这是清水镇的第一所幼儿园,教师也是七拼八凑,没有经验。

  一天中午,中班教师贾文颖左手抱着个哭闹的孩子,右手给另外一个孩子穿衣服,一旁还有个孩子在穿鞋,怎么也穿不上……贾文颖忙得不可开交,一旁的男老师杵在那儿,就跟没看见一样。

  “这可不行!”吕艳伟把园里的男老师都召集在一起,希望男老师们能主动分担。可男老师们就是不买账,“看孩子,这也不是男人干的活儿呀!”一位男老师嘟囔着。

  “您可不是普通男人,您是老师啊!”吕艳伟说,“您不照顾吃喝拉撒,您陪孩子玩儿,行不行?您给孩子讲故事,行不行?”……一个又一个问句,男老师招架不住了,连连说:“行,行,行……”

  一连几天,吕艳伟就在各班转悠,男老师们终于有所改变。

  过了几天,那位男老师找到吕艳伟,他说:“其实陪着孩子玩儿,也挺有意思的,以后有什么活儿您就让我来。”

  “在山里上班那么远,你就没想过离开?”有朋友问吕艳伟,“当然想过,我都没工夫陪我自己的孩子”,吕艳伟说,“可,要是我走了,这山里的孩子们,谁来看呢?”

  说话间,孩子们的笑声又起,回荡在山中。吕艳伟闭上眼睛,很享受的样子,在她心里,这笑声,就是世间最美的声音。

通讯员 赵盈春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