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星火征程
鏖战直罗镇
2016-10-17 09:34:30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10-17 09:34:3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潘福达 朱松梅 闫雪静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陕西富县直罗镇的一条小路拐角,古塔巍然高耸,松柏葱郁,偶尔传来几声鸟鸣,直罗烈士陵园显得宁静祥和。

  记者 潘福达 朱松梅 闫雪静

  夏末,骄阳似火。陕西富县直罗镇的一条小路拐角,古塔巍然高耸,松柏葱郁,偶尔传来几声鸟鸣,直罗烈士陵园显得宁静祥和。

  想俯瞰直罗镇,得先踏上陵园的百层台阶。镇上人把这儿当作健身步道,远来的人则专程到这里,回味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第一次大捷。

  81年前这里枪声急促,长征的最后一战打响。毛泽东亲自前线指挥,红军埋下“口袋阵”,“收”了国民党东北军1个师又1个团。毛泽东曾说,这次战役不仅粉碎了蒋介石对陕甘苏区的第三次“围剿”,也给党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我们小时候啊,常在这山里的战壕捡子弹壳玩儿呢。”当地老乡李相林为我们带路,他今年69岁了,头戴一顶草帽,言语不多,说起直罗镇战役就打开了话匣子。

  半山腰处,小镇全貌尽收眼底。这直罗镇,颈枕葫芦河,三面环山,谷川狭长,还真像个“大口袋”。

  时间仿佛拨回到了战火纷飞的当年。红军在直罗镇察看地形时,彭德怀还细心地观察到,东头古寨子可能会成为敌人负隅抵抗的工事,下令拆除。“当时,年轻人都出来了,拆墙、挖战壕、修工事、引路带路,都帮着红军干。”李相林说。

  东北军57军的前锋109师从黑水寺出发,闯入直罗镇。红军故意示弱边打边退,引诱敌人钻进“口袋”。第二天拂晓,进攻开始。埋伏在南北山梁的红军,从四面八方同时发起攻击,山川里全是敌人,像跑散的羊群一样拼命往北山上爬,国民党109师大部被歼。师长牛元峰率残部500余人冒险突围,最终走投无路,全部被歼,至此,直罗镇战役胜利结束。《长征组歌》第八章有句歌词写得好——“直罗满山炮声急,万余敌兵一网尽。活捉了敌酋牛师长,军民凯歌高入云。胜利完成奠基礼,军民凯歌高入云。”

  再向山上的路愈发陡峭。草木又密又高,每爬一步都很艰难。上到高处,我们终于看见了战壕沟:年代久远了,深度只有半米多,上面掩着掉落的树杈树叶,侧壁坑坑洼洼。李相林说,当年这儿都是弹孔,现在已模糊得很难分辨。“听说战斗结束后,孩子们在战场上捡了好几天的弹壳换钱,一天下来,就可以捡上七八斤的弹壳。”足见当年战役之激烈。

  烈士陵园里,松柏随风摇曳,如泣如诉。这场激烈的战斗中,黄甦、李英华、孙启峰等648位烈士永远安眠于直罗镇。一座特别的纪念碑引起我们的注意,它是“直罗镇战役十二小烈士纪念碑”,纪念的是中国工农红军二十五军一个少年营的12名未成年红军小战士。直罗镇战役前夕,为防止敌人在战斗打响后往附近黑水寺逃窜,12名小战士被派遣侦察地形。

  当时黑水寺有敌军重兵把守,小红军们化装成讨吃和放羊的小娃娃,分道摸进了黑水寺进行侦察。然而,他们侦察到情报并送出后,返回途中与敌军遭遇,终因寡不敌众被俘,敌军在败退前,残忍地将12名小红军战士杀害。“这些小红军大多是十三四岁的孩子,他们甚至未能留下名字。”讲解员介绍。

  直罗烈士陵园始建于1954年春,最近一次修缮是2012年,当地把散布于山上的烈士陵墓迁移到半山腰集中安葬。以前,来直罗镇寻迹的人们总是找守陵人、李相林的堂兄李相元听故事,当时还年幼的他曾经历过这场战争。李相元老人三年前离世,50来岁的儿媳妇张改风继续守陵。她对我们说:“当年红军守护了我们,现在我们也要守护革命先烈的安息处。”

  炮火声已经远去,在直罗镇,守护这段峥嵘岁月的,不只有守陵的李家人。富县民政局局长缑西平6年前开始搜集资料,汇编直罗镇战役史料。“战争的亲历者多数都不在镇上。只能通过红军后代找到他们,我们去了北京、河北、甘肃等很多地方寻访,了解有关直罗镇战役的故事。”缑西平说。他的团队前后采访了5000多人次,很多战争的细节被首次还原。寻找直罗镇战役烈士如大海捞针,以前留下姓名的烈士只有102人,这几年通过不间断的寻找,又找回了400多名英烈,陆续安葬在烈士陵园。“还原历史的点滴,也是对烈士们的告慰。”他轻抚着书皮说。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