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星火征程
羌藏山乡红
2016-09-08 12:20:02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09-08 12:20:02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艾方容 李如意 石滢琪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进入岷江河谷的302省道后,车不停地颠簸。80多年前,连这样的路都没有,红军就是沿着弯弯曲曲的峡谷山道,向茂县挺进。如今,齐腰高的红叶树长势旺盛,像两排哨兵,守护着大山里的红军纪念馆。

    记者 艾方容 李如意 石滢琪

 

  进入岷江河谷的302省道后,车不停地颠簸。“注意飞石 小心驾驶”,这样的交通提示牌让我们有了几分紧张,心随高低不平的路况七上八下。80多年前,连这样的路都没有,红军就是沿着弯弯曲曲的峡谷山道,向茂县挺进。

  我们抵达茂县时,太阳偏西,极目四望,只见山连着山,远处的火烧云将羌藏山乡映照得红彤彤。

  与剑阁不同,茂汶地区是少数民族聚集区,羌、藏、回、汉等民族世代居住在这里。解放后,国家设立茂汶羌族自治县,1987年,自治县一分为三——茂县、汶川县和理县。现在茂县羌族人口超过10万,占全县总人口的90%;汶川县也有4万羌族同胞。

  1935年3月底,红四方面军开始长征,8万将士从川陕根据地直奔西南方向,剑指岷江地区,5月15日,南路部队占领茂县县城。

  “长征是播种机,红军走到哪里,就将革命的火种播撒到哪里。”茂县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余成良说。“红军虽然在茂汶地区只待了90多天,但他们与羌、藏、回、汉各族同胞结下了深厚的情谊,革命的火种在羌藏山乡燃成燎原之势。”

  当时茂县总人口仅35000人,就有近2000人参加红军,而且大多数是羌族、藏族儿女。

  98岁的苏新老人是茂县目前唯一在世的老红军,1982年离休后,定居成都。回忆起当年参加红军的情形,老人记忆犹新:“我小时候给地主放羊,红军来了伙伴们相互邀约,动员亲友参加红军,羌寨掀起了参军热潮。”年仅16岁的苏新成了红军战士。“我虽只有小学文化,但部队让我搞宣传,写标语。”解放后,苏新回到茂县,担任过军分区领导和县委书记等职。

  羌藏地区,食盐稀缺。红军来到后,国民党进行经济封锁,使得食盐更加紧缺。为缓解红军吃盐难,当地有熬制经验的羌民上山挖盐土,为红军熬盐。“石大关和赤不苏大瓜子、小瓜子等地,现在还有熬盐的碉房和盐洞。”余成良说,当时茂县老百姓为红军提供的食盐多达两三千斤。

  在茂县羌族博物馆,一件羊皮褂格外醒目,正面平整、光滑,反面覆盖着羊毛,显得质朴而粗犷。羊皮褂是羌民最喜欢的衣物,御寒、防雨、防潮、耐磨,非常实用。当年,许多羌民将自己的心爱之物羊皮褂送给红军,仅二木若乡(今沟口乡内)就组织羌民皮匠缝制了千余件支援红军。

  “红军长征能够胜利,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民支持。”汶川县文化馆原馆长汪友伦是当地羌族人,一直从事文化工作,78岁高龄了退而不休,继续活跃在羌族文化传播和地方历史研究领域。

  “长征途中,红军走过各种各样的桥——浮桥、木桥、甚至铁索桥……但竹索桥还是很少见到。”汪友伦讲述了1935年六七月间,红军与汶川百姓齐心协力两次抢修竹索桥的故事。

  威州,今汶川县城,位于岷江与杂谷脑河交汇处东岸,两道竹索桥横跨江面。此处是通往茂县、理番,进入羌藏少数民族山区的咽喉要道。敌人为了阻止红军渡江北上,炸了索桥。羌族木匠李兴发带领当地百姓运竹子,编篾绳,七天昼夜不断修复索桥。当红军主力部队源源不断过桥时,敌人出动飞机狂轰滥炸,索桥再次被毁。李兴发带来更多乡亲抢修索桥,协助红军渡过了岷江。

  奔流的岷江涛声依旧,古城威州已焕发新姿。当年摇摇晃晃的竹索桥已历经四次改建,变成了钢筋水泥的“红军桥”,夜幕降临,彩灯装饰的红军桥霓虹闪烁、熠熠生辉;南侧的锅庄广场上,羌笛声声,群众伴歌起舞,悠扬的乐曲划破夜空,飞向层峦叠嶂的群峰之外。

  茂汶地区的山山沟沟,到处留下了红军战斗的足迹,马岭山阻击战遗址是现今保存比较完整的战场。这一遗址的保护,多亏了藏族老人曾明富几十年如一日的精心看护。

  今年66岁的曾明富是草坡乡马岭山人,从24岁起,当了36年村长,从小爱听父辈讲红军血战马岭山的故事。1935年8月11日,红军北撤,留下一个连在马岭山狙击敌人,川军3个团仗着飞机大炮的威力向红军猛攻,200多名红军战士整整坚持了三天,歼敌数百人,以牺牲100多人的代价完成了狙击任务。

  从山脚向上,顺着蜿蜒的山道,大约三公里处就是当年的战场。曾明富摸出钥匙,打开小院的大门,两层小楼是新盖的,高大的木柱还散发着浓浓的油漆味儿,小院只有一面院墙,其它三面是郁郁葱葱的树木。中午时分,蝉鸣树梢,更添了几分幽静肃穆。

  “这里原来是红军连部指挥所,老房子早塌了。”曾明富说,“我每年清明都要给牺牲在这里的红军扫墓,打理遗址。不能把烈士忘了啊!”

  曾明富这些天在都江堰治疗腰伤,听说记者来采访,专程赶回了老家。他的腰伤正是今年7月在修建这个连部遗址纪念馆时抬木料砸伤的。“建成现在的样子,政府拨的钱不够。”他还发动儿子、女儿凑了3万多元。

  步出小院,院门口的红叶树是三年前曾明富特意从成都花大价钱买来的。每到秋天,这种树的叶子会变成红色。如今,齐腰高的红叶树长势旺盛,像两排哨兵,守护着大山里的红军纪念馆。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