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会宁
“铁流后卫”痛失年轻副军长
2016-10-19 15:02:13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6-10-19 15:02:13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大墩梁,位于会宁县城南40公里左右。1936年10月23日,正在会宁及周边区域进行会师的红军与国民党军队进行了一场阻击战,887名红军战士长眠于此。担任阻击任务的红四方面军5军被兄弟部队尊称为“铜墙铁壁”,被毛泽东称为“铁流后卫”。

  887名红军战士长眠在大墩梁。

  大墩梁,会宁县中川乡一座看起来很普通的山岗,它是华家岭的一部分,位于会宁县城南40公里左右。就在这里,1936年10月23日,正在会宁及周边区域进行会师的红军与国民党军队进行了一场阻击战,887名红军战士长眠于此。

  担任阻击任务的红四方面军5军被兄弟部队尊称为“铜墙铁壁”,被毛泽东称为“铁流后卫”。

  山岗激战持续两昼夜

  从会宁县城去大墩梁,是一条崎岖不平的公路,在前一天的大雨之后,砂石混着泥土,让车轮前行分外艰难。好在雨后的天,是蓝的,北京这样的大都市罕见的透彻的蓝。蓝天下,是黄土高坡特有的“大山深沟”,山岗与山沟,被绿的树木、黄的庄稼、粉的野花染上一层一层的浓烈色彩。随随便便顺手拍得的一张相片,也像油画一般美。

  80年前的深秋,就在如今看起来很适合开发旅游的这片山岗,发生了一场惨烈的阻击战。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高举北上抗日的伟大旗帜,在会宁地区实现了大会师。然而,蒋介石不顾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急忙调集胡宗南第1军、王均第3军、毛炳文第37军、东北军第67军和骑兵军5个军,组织“通渭会宁”战役,分4路围堵红军主力。

  三军大会师前后,在会宁先后爆发6次大战斗,以大墩梁阻击战最为惨烈。

  在大墩梁担任阻击任务的是红四方面军第5军,他们面对的敌人是沿着西兰公路一路追击红军的国民党军胡宗南、毛炳文部。为了抢占有利地形,红5军利用海拔2500米的华家岭设置阵地。10月21日,战斗进行得比较顺利,敌人的先头部队被消灭。22日,战斗开始变得惨烈起来,敌人轮番用飞机大炮进行轰炸。22日黄昏,红5军副军长罗南辉被炮弹炸伤胸部和头部,但仍然在担架上指挥部队有序撤退。

  23日,和敌人周旋了两天两夜的红5军,从华家岭退到了大墩梁上。带伤指挥的罗南辉,部署红5军37团、39团、43团、45团分别占据有限的山头掩体,先后5次打退敌人的进攻。敌人从兰州增调7架飞机,对大墩梁进行狂轰乱炸。

  现在的大墩梁,覆盖了一层矮矮的松树。而80年前,这里全是光秃秃的山岗,根本没法提供有效的掩护。在敌人飞机轰炸和机枪扫射下,红5军战士依然组织起反冲锋。但不幸的是,罗南辉再次被炸弹击中,壮烈牺牲,年仅28岁。在含泪埋葬了副军长后,战士们又提起打光子弹的钢枪、刀刃卷起的马刀,与冲上山岗的敌人进行殊死肉搏。

  大墩梁这一场血战,持续了两天,红5军阵亡887人,他们用沉重的代价,完成了阻击敌人的任务,为红军西渡黄河、北进陕北赢得了时间。红5军也被兄弟部队尊称为“铜墙铁壁”,被毛泽东称为“铁流后卫”。

  担架上的指挥官

  罗南辉是在会宁牺牲的红军最高级别将领。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听闻噩耗悲痛不已,流着泪说:“南辉同志是红军中的一位优秀指挥员,他的牺牲是我军的一大损失。南辉同志为党献身的精神比华家岭还高,南辉同志的英名将与华家岭共存!”

  罗南辉是四川人,1926年入川军江防军第28军第7混成旅当兵,1927年在该部驻地彭县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奉命转移。当时罗南辉代第33军军长,率部负责红四方面军后卫,保护红军安全转移。从长征开始后,罗南辉就一直担任后卫工作。1936年1月,红33军与红5军团在四川丹巴正式合编为红5军,罗南辉担任副军长,继续扮演阻截国民党追兵的角色。红5军是一支铁军,自红军长征以来,一直担任后卫,打的仗最多,吃的苦最多,伤亡也最惨重。

  1986年10月,会宁县人民政府在大墩梁修建了红军烈士纪念碑,以缅怀罗南辉和红军烈士的业绩。2006年在纪念红军三大主力会宁会师暨长征胜利70周年之际,重新进行了修缮。

  补白

  老乡常去烈士墓前缅怀

  大墩梁的烈士纪念碑旁,有一个小村庄,就叫大墩梁村。洋芋(土豆)、苞米(玉米)、小麦,只要能下一点雨,山岗上的梯田就能给村民们带来点收成。

  “收成主要是看天,还可以吧,以前会饿肚子,现在县里帮我们把地平整了,还铺了地膜,能吃饱了。”村民李芳兰说,自己从小就听家里老人说,大墩梁发生过一场激战,牺牲了一位副军长。“我爷爷奶奶那一辈,就已经来大墩梁了,这里红军打仗的事情,他们记得一清二楚。”

  李芳兰家现在住着宽敞的瓦房,村里也通了往来县城的公交车,日子过得越来越好。闲着的时候,她会和老伴一起,到山岗上转转,看看纪念碑和烈士墓。“想想以前,烈士们为新中国牺牲,我们现在的日子,来的不容易。”

 

红军巧妙撤出 敌人自相残杀

  慢牛坡红军烈士纪念碑。

  1936年10月下旬,红四方面军第31军91师、93师和红4军1个师在河畔镇慢牛坡设伏,阻击国民党关麟征部,掩护红四方面军主力北渡黄河。

  10月28日,关麟征部先头73旅145团进入了慢牛坡红军设下的伏击圈,红31军93师、91师和4军一部立即四面合围,发起猛烈进攻。关麟征率部赶到后,匆忙设指挥所指挥作战,组织炮火掩护,用密集部队向两翼增援。夜战中,红军巧妙地从两军阵中撤出,敌25师两部兵力相互混战,至午夜,双方才从军号声中辨明是自己人打自己人。关麟征气急败坏,下令停止追击。这次战斗给气焰嚣张的关麟征部以沉重打击,也为主力部队西渡黄河争取了时间。但是,年仅33岁的红93师师长柴洪宇和200多名指战员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柴洪宇,又名柴鸿儒,1928年参加国民革命军,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6月,他任红第31军93师师长。

  师长柴洪宇壮烈牺牲后,警卫员王树堂委托当地一位姓姜的农民买了一口棺材,将其掩埋,并将掩埋地点画了草图,叮咛姜姓农民要好好看管坟墓。22年后的1958年5月下旬,柴洪宇的妻子李凤清领着侄子柴骥,依照王树堂提供的草图来会宁迎取烈士遗骨,中共会宁县委在会师联欢会会址(文庙大成殿)前,为柴师长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烈士遗骨最后被安葬在河北省邯郸市晋冀鲁豫烈士陵园。1986年10月,会宁人民在慢牛坡修建了一座烈士陵园。2006年,为纪念慢牛坡红军烈士牺牲70周年,河畔镇又修建了“群英塔”和“红园”,以表达人民群众对革命先烈的怀念之情。

  本报记者 孙毅 D175

  摄影 程功 J129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