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7-06-20 15:56:10北京晚报
占地大 用得少 老旧小区存车棚无人问津成鸡肋
发布时间:2017-06-20 15:56:10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刘冬

  自从2009年买了汽车后,赵女士就没再进过楼下的自行车棚。不久前她收拾屋子卖废品,想把一堆东西暂存在车棚子里,“进去一看,很多自行车都落着厚厚的土,应该很久都没动过了。”

  北京晚报记者走访发现,老旧小区大都保存着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建设的车棚子。曾经让自行车主倍感安全的车棚,已是少人问津,或是堆放东西甚至被拆除,仅有部分车棚还发挥作用。

  车棚有人看管就相对安全

  赵女士家以前居住在附近一家医院的筒子楼宿舍,四栋小楼围成一个院子。上世纪80年代初,赵女士在这里成家,她家的窗外便是车棚子。

  “砖头砌的柱子,上面支着石棉瓦,很多年没人修理,顶上都是大洞。”这处车棚当时无专人值守,其他三栋楼的居民们都把自行车推到楼道里。不过,没人看管的车棚并不安全,赵女士自己新买的自行车,放在里面一夜就丢了。她对车棚的回忆更多是孩子小时候,曾经在这里搭了一个半米见方的兔子窝。

  她工作单位那家医院则是有车棚的,且传达室24小时有人值班,没有丢车的担忧,居民们更愿意把车放在那里。车门门口还有电打气,供职工、家属们免费使用。

  即便有车棚能用,赵女士和家人还是丢过不少自行车。此后养成了一个习惯,她提醒自己,无论到哪都找车棚,哪怕花上毛儿八七的存车费。

  多数车棚现在都已废弃

  筒子楼于1993年拆迁,1995年赵女士搬回来时已建成新塔楼。楼下建设了值班室和新的自行车棚。专人负责管理,每天晚上有人锁门。2009年她买轿车之前,仍然用着这个车棚子,这处约有二三十米长、六七米宽的车棚,每天晚上会摆满两排自行车。

  买轿车之后,赵女士除了买菜几乎就没再骑过自行车,家里的一辆挺破旧,平时就停放在楼门口。尽管车棚距离楼门口不过十几米远,但很多居民都这样做,反正没有人偷自行车,即便偷了也不再当回事儿了,因为自行车也不再算是“金贵”的“大件儿”生活用品。

  直到几年前的一个夏天,赵女士骑车去买菜,回家时候眼看天要下雨,才把车顺手放进车棚。等她想骑车时,却发现车胎瘪了,“懒得修了。”

  这一“懒”就是三四年。不久前她想起这辆车,再到车棚里一看,颇是惊讶。车棚墙面上还留着“×区山地车”、“×区自行车”的字样,然而前面停放着的自行车,大都是落满灰尘,钢圈上长满铁锈,只有少数自行车看上去还处于正常使用状态。“这个车棚好像快没人用了,这些年,只有家里收拾废品时才会想起它。”

  楼门口倒是放着几十辆自行车,其中约有10辆共享自行车,有的斜靠在铁栅栏上,有的倒伏在垃圾桶旁。

  有人想盖车棚想了约20年

  4号楼南侧约有百米开外的玉林里12号楼,一处单元门里还摆放着几块破旧的木板。这是近20年前,刚刚退休的林老爷子和几位热心邻居找来准备盖车棚的。

  “我们这个院子里没有车棚,所以几个热心的老街坊一商量,大家决定自己动手盖个车棚。”林老爷子当初注意到,院子西侧靠近墙根的地方,既不碍事儿也不遮光,恰好适合盖个车棚子。于是,大家从附近的工地寻觅来不少木板砖头。等到材料凑齐,有人提出了建议,毕竟是盖房,还是跟上级单位打个招呼吧。没想到,上级单位说,这没有相关规划手续的车棚,不能随便建。无奈之下,大家将材料暂时堆放在楼门口,本来想等待政策放松,结果这一等,将近20年过去了。

  少数车棚还守着老规矩

  从12号楼再往南走上百米,玉林小区道路西侧有一个不起眼的入口,那便是小区里最老的存车处之一。

  这是一处地下室,沿着斜坡走下去,首先吸引目光的是挂在墙上的、如同一块黑板大小的存车牌悬挂处。其上面写着200多个编号,有的编号下面挂着麻将牌大小的、也写着编号的小木牌。一位先生推着自行车存好,顺手将墙上的小木牌摘下,装进兜里。

  里面是几个地下室房间,目前的收费标准,普通自行车存放半年36块钱,电动自行车则是90块钱或更高。“基本上还是能放满。这么多年,很多居民都习惯把车放在这里。车主每天早上把小木牌挂在墙上,把车骑走;每天晚上把车骑回来,摘走小木牌。”在这里看车的女子说,“陌生人来了,他如果没有小木牌,我就不能让他从里面推出车来。”

  1979年,康芝华满怀兴奋地搬到了劲松小区一栋六层新楼里,并于上个世纪90年代承包下了存车棚。“前不久北边改造,那里的车棚子拆掉了,办事处还给咱这车棚子往外扩建了一小段。”现在车棚约有20米长、6米来宽。

  除了这里,在西侧大约200米远处、东侧200米远处还各有一个车棚,这些车棚均由承包者向房管部门缴纳一些费用,由街道办事处、居委会进行管理。一晃几十年过去,看车的“康大姐”已经成了“康老太太”。她和远近的车主们早已熟识,每天晚上她都会把第二天早出门的车挪出来。

  60岁康芝华还有个毛病:见不得自行车“倒卧”。最近这一年她挺累,因为存车棚门口经常有共享自行车趴得乱七八糟的。“就算现在这自行车是‘公家’的,那也应该好好对待嘛。”

  除了拆除还能发挥余热吗

  南纬路2号院里面有几栋高层楼和几栋六层小楼,高层楼下有两个老车棚。今年5月,南侧车棚拆除,剩下了约有50米长的北侧停车棚。

  据管理员说,这处车棚也在商讨是否要拆掉。取而代之的是,一部分楼门口建设起了小车棚。这种小车棚不过三五米见方,有个挺薄的彩钢顶棚,没有栅栏亦无专人看管。

  拆除北侧存车棚的时候,社区主任观察过车棚使用情况,“现在没有过去那么多家用自行车了,也就没必要保留那么大的存车棚,只要为电动车车主保存一部分就够用。楼门口有个小停车棚,既不碍事儿,又方便规范停放行为。”产权单位、物业、居委会将不定期维护。

  北纬路2号院社区主任杨宝成说,“我注意到一些小区已经禁止共享自行车进入,但我觉得这不是个好办法。政府为了出行的‘最后一公里’努力了很多年,现在共享自行车基本解决了这个问题;如果不让自行车进小区,那么‘最后一公里’只不过变成了‘最后200米’。”他建议,让车棚适当“发挥余热”存放共享自行车,缓解停放碍事的矛盾。

  本报记者 张硕 J233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