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6-12-13 15:30:58北京晚报间两居室租住了10个送餐员
间两居室租住了10个送餐员
两居室住10个送餐员 屋内夜夜吵闹出行横冲直撞
发布时间:2016-12-13 15:30:58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刘洁

  屋子里堆放着十多块正在充电的电池。

  楼门外停放着送餐员的电动自行车。

  ■本期策划:景一鸣

  编者按

  最近一段时间,本报聆听栏目收到了不少居民的来电来信,其中不少问题都跟邻居有关。例如一些邻居的个人行为导致夜间扰民、可能给他人带来安全隐患等,而不少扰民的案例中,有不少都是群租的租户。到底是哪些人在群租?哪种类型的群租房更让老街坊们发愁?从本期《我们日夜在聆听》开始,记者将陆续对群租问题进行采访报道,也欢迎读者提供更多的线索。

  朝阳区垂杨柳北里社区位于三环内,是一个有着五六十年历史的老旧小区。小区里除了6层的楼房,还能看见很多旧式的4层楼。5号楼就是众多老楼中的一栋,走进5号楼西门,位于一层的一户房门大敞,透过敞开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墙边挂着的几个插线板,数条电线从插线板上顺下来,接到了地面上一大排电动车充电电池上。再往里瞅,里屋放着几张上下铺。到了饭点,屋里住着的小伙子们忙活起来,戴上头盔,拎起地上的电池,出了屋门。在居民楼门前停着一大排电动车,小伙子们把电池塞进电动车里,骑上车扬长而去。原来,这些租客是送外卖的。居民们向记者抱怨,一年前,房主将自己的屋子租了出去,随后,不少居民发现一群外卖送餐员入住。虽然街坊四邻也知道送餐员的工作很辛苦,但是这些送餐员邻居却给大家的生活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我们也知道他们造成的很多问题是无意也是无奈的,希望送餐公司能对这些员工有更好的安排。”

  出行

  横冲直撞

  头疼指数★

  昨天,记者来到5号楼西门,多辆用于送餐的电动车摆成了一排,记者向租住于此的员工们了解情况时,他们提到,停在这里的车大约有10辆。楼里居民的一些反映,就来源于门口这些电动车。

  楼里的居民告诉记者,5号楼里住的老人非常多,其中一部分老住户腿脚还不灵便,现在每天出门进门,总得提醒自己多加个小心,生怕被电动车撞到。“小伙子们骑车都挺快,倒是没撞到过人,但好几次都被吓一跳。”老人们说。

  不少居民抱怨,可能是送餐时间有要求,所以这些送餐的小伙子们只要是接到送餐的任务,就急急忙忙出门,骑车起步的速度也快。有好几次,居民们从楼里出来时,正赶上他们骑着电动车从眼前飞快驶过。

  根据居民们提到的情况,记者也进行了观察。5号楼的楼门不宽,楼道较暗,出楼门前,门外存在很大一片视野盲区。虽然门外的路不宽,但却是通往东三环的必经之路,是不少送餐员送餐路线的首选,送餐的电动车频繁地驶过门前,速度却丝毫不减,即使是腿脚灵便的,也会被吓一跳。

  扰民

  夜夜吵闹

  头疼指数★★

  记者从送餐员那里了解到,在这间总面积为40多平方米的出租房里,住着大约10名员工,房子里有两间卧室,里面住满了人。送餐员告诉记者,每天上午10点以后,接单送餐的活儿才开始多起来,一直要持续到晚上10点。“过了晚10点,就差不多没什么活儿了,但有时也会持续到晚12点。”一名送餐员说。

  按照这名送餐员的说法,记者注意到,他们的平均居住面积不到5平方米,根据2013年北京市住建委、市公安局、市规划委会同市卫生局联合印发《关于公布本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他们显然已经构成了群租。高密度的居住环境、不确定的工作时间,让周边邻居们的意见很大。

  不少楼里的居民向记者抱怨,白天大部分时间,出租房的门是开着的,送餐员们说话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有时候是因为工作,他们还会高声大嗓地打电话,有时候则是跟同伴聊天,声音也不小。”

  一位居民告诉记者,前段时间,因为扰民的问题,实在忍受不了不得不向民警求助。“那天都到夜里12点了,这些租客们还一直在楼道里聊天,我们楼里老人多,也不敢和这些陌生人去理论,只好报了警。”

  安全

  电池扎堆充电

  头疼指数★★★

  “电动自行车用的电池电压大多是60伏的,也有48伏的。”昨天下午,送餐员们一边跟记者聊着,一边把电动车里两块裹满了透明胶带的电池提了出来,拎进了屋。十多块电池集中充电的问题,是居民们意见最大的。

  居民们说,因为大家都看《北京晚报》,从报道中也了解电动自行车的电池在充电过程中容易引发火灾。“不少大火就是因为电动车电池充电引起的,你看,一两块电池尚有隐患,更何况是这么多呢。”居民们担忧地告诉记者,每天看着出租房内堆在一起充电的电池,大家就觉得坐在了定时炸弹上,这心里始终觉得不踏实。更让居民们担心的是,出租房正好就在楼道门的边上,一旦发生火情,楼门肯定会被浓烟封住,那么全楼的居民都面临着逃生困难的危险。

  居民在采访中告诉记者,今年正式供暖前,因为天冷,有居民在家里使用了电暖器,结果出现了停电跳闸的问题。“老楼的电路也需要改善,在这种情况下,旧电路带上这些频繁充电的电池,就更让人担心了。”

  记者手记

  民要举 官要究

  企业要思考

  头疼指数★★★

  在近期的走访中,记者也发现,像垂杨柳北里5号楼的问题,并非是个例,居住密度较大,多个电池需要在室内同时充电,很多送餐员住所都存在着同样的问题,提起群租,更是老生常谈,送餐员们的租住方式,只是群租中的一个新类别。

  在很多市民碰到此类问题时,总会以“民不举,官不究”来吐槽,重点总是在“官不究”上,当群租问题开始侵害周边居民的利益时,很大程度上居民们应更主动,及时向相关部门反映,这也是解决问题的最好途径。这些用于群租甚至隔断出租的房屋,其租赁属于市场行为,租赁合同上也不会标明“群租房”、“隔断房”,这些问题租赁合同可能暂时蒙混过关,但明摆着的违规出租却逃不过周边居民的眼睛。

  昨天记者在向社区居委会反映垂杨柳北里5号楼的问题时,送餐员们自身的说法,与居委会工作人员了解到的情况有出入。工作人员表示,这些外卖送餐员晚上并不住在这里,该出租房只是他们的一个临时休息点。但鉴于周边居民们的反映,工作人员说接下来也会再细致了解情况,并鉴于无执法权的问题,也会向相关部门反映申请联合执法。

  除了居民们及时反映问题,居委会、街道、物业积极配合外,这也是各送餐企业值得考虑的问题,送餐员们的辛苦有目共睹,风里来雨里去确实不容易,送餐企业能否也给员工们一个更好的生活、工作空间呢?

  本报记者 景一鸣 文并摄 J168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