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7-11-22 16:20:41法制晚报
8年夜班申请劳动仲裁后被开除 IT工程师获赔
发布时间:2017-11-22 16:20:41 文章来源:法制晚报 网络编辑:刘照辉

 

  

  杨先生向记者指出其曾经工作过的华润超市

  杨先生与华润超市签订的劳动合同

  法制晚报讯(记者 陈卿媛) 2004年杨先生入职华润超市,一周后领导发现他从家走路上班只要五六分钟,可以省去夜班交通费,于是安排他每天都上夜班一上就是8年。杨先生不但没有得到一分钱加班费,反而因此去申请劳动仲裁时被单位找其他理由开除了。于是他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华润超市支付其夜班费以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等。2017年5月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华润支付杨先生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93600元,以及2015年未休年假工资1020.69元,驳回其它诉讼请求。杨先生不服判决发起上诉。

  今年7月,北京第三中级法院终审维持原判,据记者了解,今年9月华润已经向其支付了违约金。

  案件起因

  因为住得近 被安排上了8年夜班

  2004年5月24日,杨先生入职华润万家华北区信息部,担任信息部工程师。日前记者和杨先生见面时,他刚从外面回到家。简单收拾了一下,他应记者要求,带着记者出门走向他以往每天去华润上班的路。

  他曾工作了近12年的华润超市,只需从他家穿过一条小巷、过一个红绿灯就能到。记者到后看了下时间,一共花了7分钟。

  在单位门口杨先生和记者聊起了往事。他说,2004年自己入职华润,一周后领导发现,其他同事轮值夜班的时候都会向单位报销晚回家产生的交通费,而杨先生没交报销单。当时领导问自己,自己就老老实实地照实说了:家离单位特别近走路就行,不涉及交通费。

  “当时有的同事家离得远,上一个月夜班的交通费比发给他的工资还高。于是领导就安排我每天上夜班。这样可以节省信息部的办公预算。”

  于是从2004年6月7日到2012年7月31日,杨先生上了8年的夜班。杨先生说,刚开始上夜班的时候自己38岁,自己觉得自己还年轻,领导让自己上夜班,自己没好意思提条件就答应了。

  申请劳动仲裁 被单位以旷工为由开除

  杨先生工作一年多后听同事说,超市的基层员工上夜班都有夜班费,于是他跟当时的领导多次申请夜班费,但每次都不了了之。杨先生回忆,当时的领导说单位要缩减预算,这个时候申请不合适,说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帮他,但没过多久,这位领导离职了。

  后来,他又跟华润负责人力资源的员工要求夜班费,人力让他等消息,但等了几个月,他再找这名人力时,这个人也离职了。

  2012年6月华润合并了家世界超市,人员也进行了合并,但办公地址还在华润的原地址,他们的上司是原家世界超市员工。这年杨先生已经46岁了,物价也不是8年前的物价了。

  杨先生皱着眉头和记者说:“我作为一名会编程序的IT工程师,每月扣完五险一金拿到手的工资只有两千多,我越来越不好意思跟人提收入了。”

  原华润员工纷纷离职。杨先生说:“自己提出工资低,还到劳动仲裁委去仲裁。后来,单位将我调离岗位,让我到超市做上货卸货的工作。我是技术人员,当然不能接受这种调配。我就仍在原岗位工作,单位就以未到岗旷工的理由开除了我。”

  2016年1月15日,杨先生被华润正式开除。

  杨先生起诉到法院,要求华润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关系赔偿金和夜班工资等24万余元。

  案件进展

  华润超市称杨先生工作是夜班性质

  法庭上,华润超市认为,杨先生的工作范围和时间本来就是夜班,超市已经支付给他工资,不应当再支付夜班工资。超市还认为,其工资标准不违反国家法律规定最低的工资标准,且劳动者工资均是在入职时和公司协商并随着在公司工作的时间而增长。

  对于安排他做装卸工,华润超市称2015年11月公司根据经营情况将信息部外包给联想公司,对信息部员工做出的安置方案是,想继续做信息工作可以,但需要到西安上班,也可与联想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就要内部调岗,而多次协商后杨先生收到调岗通知书不到岗,属于旷工,而按照公司规定旷工3天以上就解除劳动合同。

  法院判决 华润超市违法解约赔9万

  法院认为,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本案中,华润超市向杨先生口头提出调岗,杨先生未接受,双方没有就调岗一事达成一致,华润超市也未就此作进一步的处理,调岗一事并未实际履行。

  华润超市主张杨先生自2016年1月4日起累计旷工3天以上,但就此未提交相应证据,杨先生亦不予认可,主张其仍在原岗位上班,故华润超市主张杨先生旷工依据不足。

  但法院同时认为,杨先生未提交证据证明双方存在关于夜班补助的约定,故他要求给付夜班费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2017年5月23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华润支付杨先生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93600元,以及2015年未休年假工资1020.69元,驳回杨先生其它诉讼请求。杨先生不服判决发起上诉。2017年7月27日,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今年9月20日,华润超市把涉案钱款给了杨先生。“有总比没有好。我最初通过法律维权的时候已经抱了最坏的打算。主要是想伸张我的正义。”

  谈到现状,杨先生眼里多了些光亮:“我在新单位工作五个月了,每天上班坐一个来小时地铁就到。单位还给我提前转正了,还让我管事儿了,工资也比以前高了不少。”文并摄/记者 陈卿媛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