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png w.jpg jj.png cb.png sb.png xb.png wz.pn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百态图
字号调整: A- A A+
趴在饭店酒吧门口
黑代驾“做扣儿” 酒驾者遭遇“碰瓷”敲诈
2017-11-07 15:21:15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7-11-07 15:21:15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赵喜斌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几天前,顺义区法院审理了一起专盯酒驾司机碰瓷的敲诈案件,两男子在10天内,作案3次,成功2次,索得钱款4.2万元。

  视觉中国 供图

  几天前,顺义区法院审理了一起专盯酒驾司机碰瓷的敲诈案件,两男子在10天内,作案3次,成功2次,索得钱款4.2万元。

  “酒驾碰瓷”也频繁在各地新闻中出现。代驾在距离目的地很近的地方称有事离开,改由车主驾驶,当车子刚刚启动后,便会遇到剐蹭事件。有的则是因为距离太短,代驾拒绝接单,同时怂恿车主自己开回去。车一启动,意想不到的追尾便接踵而至。

  上述案件共同点就是,目无法规、心存侥幸的一些车主酒后仍然选择驾车,而被剐蹭、追尾后,肇事车辆会提出少则几万元,多则一二十万元的赔偿要求。

  

  代驾嫌弃太近 怂恿车主酒驾

  几个月前的一次经历,至今让周雨(化名)有些不寒而栗。

  周雨的多年好友来北京出差,两人多年未见,相约在周雨家附近的酒吧聊天叙旧。“几年没见,肯定是要喝点儿的。”晚上十点多钟,两人准备离开,朋友打了一辆车先行离开。在酒吧门口,几个代驾凑到了周雨身边。“去哪?要代驾吗?”

  周雨没有搭理,而是准备通过代驾平台叫一名代驾,但是由于地方较偏,代驾赶到酒吧需要的时间较长。

  酒吧门前的代驾仍旧不停地询问着周雨的去向。“就前面的小区,没几百米。”周雨抬手指向了不远处的家。

  “那么近,你自己开过去吧。这么近,我们没法接,都没法跟你要钱。”几个代驾纷纷给周雨吃着定心丸,“这地方,没有警察查,一脚油就到家了。”

  周雨看了看手机中代驾赶到需要的时间,又抬眼看了看前方不远的家,决定自己开回去。在停车场,当车子刚刚开出20多米,周雨听到了一声碰撞声,被追尾了。“听到了那碰撞的声音之后,我的脑袋一下子也嗡地响了。”

  后车上跳下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手持家用摄像机,对准了还未缓过神的周雨。“这么大味儿,喝酒了吧?”周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敢看着眼前的摄像机。

  “大哥,你看怎么办?我看就贴了一下,撞的不重,要不给你三千块钱,私了吧。”周雨的提议,遭到了对方的嘲笑。“三千?打发要饭的呢吧?五万,少一分就报警。”听到报警两个字后,周雨的头又嗡嗡地响了起来。

  “对方特别横,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无奈的周雨只好向对方转账了5万元。周雨叫来了妻子将车开走,当车经过酒吧门口时,那几个代驾早已不见踪影。

  骗

  代驾突然“有事” 自己接手被撞

  杨嘉(化名)曾因酒驾获刑四个月。

  与朋友小聚的地方,距离杨嘉在通州的家一街之隔。杨嘉心存侥幸,在酒后想要开车回家。在从车位驶出后,一辆汽车便朝着他的车尾撞了过来。杨嘉感到车子一震,酒劲一下子便醒了一大半儿。

  后车司机示意杨嘉下车,向他要20万元作为赔偿。“下车了之后,他们两个人就特别横,咬准了我喝酒了。”杨嘉有些生气也有些害怕,继续开车前行。刚到小区门口,后车便加大油门撞了过去,杨嘉的车一下子失控,又撞到了其他两辆车。

  后车要求继续赔偿,如不赔偿便选择报警。“我当时也很生气,就报警了。警察来了之后,对方不承认跟我要过20万赔偿的事儿,我们也没有证据。”

  杨嘉因此获刑四个月。

  在看守所里的四个月时间中,与杨嘉一起被关押的都是因酒驾入狱的人。进进出出,相继有四五十人。每当有人进入后,大家都会询问一下怎么被抓到酒驾的。“在这不到50人里面,可以分成三种。有三分之一是警察查酒驾抓到的,三分之一是自己发生事故后被抓的,还有三分之一就是被碰瓷,因为对方十几二十万的赔偿,最终选择报警进来的。”

  杨嘉的一名狱友,在饭店门口叫的代驾。在拐个弯就进入小区地库的地方,代驾声称有急事,让车主自己驾车进去。“代驾告诉我那狱友,拐个弯儿就进去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而当车辆刚刚起步,一辆车便从后面撞了过去。“10万,少一分都不行,最后只能选择报警。”

  “被代驾做了局的人,每个人都后悔不已,又都无可奈何。”杨嘉说,虽然叫了代驾,但是由于麻痹大意和法律意识不强,最终还是触犯了法律。“我应该承担这样的法律处罚,但是对于这样的局,很愤怒但又无奈。”

  

  借豪车去碰瓷

  黑代驾“做扣儿”

  在杨嘉看来,许多被做局进入看守所的狱友,所叫的都是在饭店、酒吧门前揽活的代驾,而不是一些正规的代驾平台。“一些人还会穿着正规平台的小马甲在门口‘守株待兔’。现在看来,我们就图便宜、图方便了,殊不知有陷阱。”

  那些非法代驾,是车主进入骗局的第一步。

  某平台的专业代驾张先生表示,有一些代驾在“做扣儿”,通过这样的方式赚大钱。“这样的做法,我们都听说过。在代驾时,常有车主说自己只喝了一点点,其实可以自己开回去。但是,我常常提醒他们说,你不撞别人,但是不能保证别人不撞你。”

  某平台代驾刘先生称,这样的“扣儿”不仅是一些私自揽活的代驾人员与肇事车辆间的配合,也有一些停车管理员会参与其中,拿到了钱之后会分成。“从饭店出来,甚至在喝酒的时候就已经被瞄上了。只要一动车,马上就会有事故出现。”

  “很多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觉着被做局的时候,已经晚了!”杨嘉说,饭店等场所门前临时找的代驾,没有姓名、手机号等身份信息。在事故发生后,早就不见了踪影。

  撞上周雨的车辆是宝马三系,撞上杨嘉的车辆是宝马X6。在看守所中,杨嘉了解到,大多数用于碰瓷的车辆都是宝马、奔驰等品牌车辆。“撞我的车,车主并不是车上的两个人。”

  “感觉他们很专业,有摄像机,撞的力度也不大。”周雨在拿出5万元后回到家,查看车辆尾部,只有轻微划痕。“根本都不用修。”

  专业代驾张先生说,用于碰瓷的车辆并不固定,很多车都是借来的。“如果通过平台租车,会留下身份信息。只要要钱成功了,去修一些轻微剐蹭的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酒后务必守法

  须请正规代驾

  看守所的几个月,让杨嘉们今生难忘,他们发誓再开车时绝对不再喝酒。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卢明生表示,从这种碰瓷的手法来看并不复杂,主要利用了车主酒后,顾及个人形象和职业岗位不敢报警的心理,进行索要高额赔偿。但是,对于此类情况的调查取证却存在一定困难。一些车主宁愿无奈地接受敲诈,也不愿意报警处理。

  卢明生认为,在《刑法》中规定的敲诈勒索罪是,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通过不正当行为制造交通事故,并索要高额赔偿,涉嫌诈骗。车主如果遭遇代驾碰瓷进而索要高额赔偿时不要慌张,可以打开手机进行拍摄、录音取证,并及时报警,如实陈述自己请代驾的事实和经过,以及遭遇讹诈的具体情况。

  “车主在喝酒了之后,不要有麻痹大意和侥幸的心理。”卢明生表示,酒后驾车或者醉酒驾车,属于违法犯罪行为。如果遇到中途代驾离开,或者重新叫代驾或者请家人朋友将车辆开回。“所叫的代驾也要通过正规的平台。这些平台中的代驾经过审核,有其身份信息,遇到此类代驾中途要离开的情况时,会有追溯的可能。”

  记者 赵喜斌

    (原标题:酒驾者遭遇的那些“碰瓷”)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