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png w.jpg jj.png cb.png sb.png xb.png wz.pn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百态图
字号调整: A- A A+
望子成龙心切 与教育机构签定制协议
花32万择校没等来重点校入学通知 妈妈追悔莫及
2017-11-07 15:10:36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7-11-07 15:10:36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张骁 网络编辑:李亚敏
【导语】从去年开始,刘女士就为孩子上一所好小学而努力,一家名为盛世汉桥的教育公司说,他们可以为孩子提供上重点小学的机会,为此刘女士交了32万元。可是直到今年秋天新生入学,刘女士也没能等来重点校的入学通知。

  从去年开始,刘女士就为孩子上一所好小学而努力,一家名为盛世汉桥的教育公司说,他们可以为孩子提供上重点小学的机会,为此刘女士交了32万元。可是直到今年秋天新生入学,刘女士也没能等来重点校的入学通知。如今,32万费用只讨回21万。

  望子成龙的心理可以理解,但这么做值得吗?一位教育专家说,这家公司涉嫌从事教育服务欺诈活动,应予以处理。但家长通过“特殊渠道”为孩子择校也涉嫌违法。

  望子成龙▶

  花32万为孩子择校

  刘女士的孩子今年要上小学,他们向往海淀和西城的两所重点小学,但按照政策,孩子不具备入学资格。去年底,刘女士在网上搜索到“盛世汉桥”教育公司,可以提供“学生就学突破”服务。“我们没好好读书,吃了很多亏,所以希望孩子能进一所好学校。”刘女士的父亲说出了一家人的初衷。

  在后续接触中,这家公司透露,公司掌握升学辅导资源,能最大限度帮助会员实现升学愿望。经多次沟通,去年12月15日,刘女士与公司签订了学生综合服务私人定制协议,并支付了10万元会员费。

  刘女士说,由于孩子还小,不用接受升学培训,所以签订协议的唯一目的,就是想让这家公司帮忙择校,进入心仪的那两所重点小学。去年12月28日,刘女士和父亲再次来到该公司,双方签订了第三方服务启动协议。因为“进入目标校的几率并不是百分之百,需要公司引荐的第三方人士介入,这样成功率将大大提升”。刘女士说:“他们举了大量成功案例,还说万一不成功,第三方会在10个工作日内全额退款。如果不退款,公司会垫钱退给家长。”在合同签订的第二天,刘女士将凑来的22万元打给了第三方周某。

  今年5月,本着做两手准备的心理,刘女士通过正常渠道给孩子做了幼升小信息采集。“周某得知这个消息时还有点不高兴,说我们太心急了。后来他又说,报名了也没关系,他有能力帮我们调剂。”7月中旬,择校没办成的消息传来,刘女士要求退款,周某称再等等。8月底开学在即,周某称仍在运作。9月1日,刘女士再次联系他时,周某已经不接电话了。

  追讨费用▶

  还有11万没要回来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盛世汉桥教育公司的办公地址。办公区内,另一名有类似经历的家长也正在进行交涉。一名男子向记者“揭露”说,这家公司根本不具备择校的“能力”,已经骗了不少人,而且公司资金出现问题,“正拆东墙补西墙”地给会员退费。而大厦的一名工作人员也表示,这家公司确实拖欠了房租,法人已联系不上。

  尽管是教育公司,但记者没有看到学员,只有几名自称与公司经营业务无关的工作人员。

  刘女士父亲很后悔,“交钱时我们也担心,心里很矛盾,但望子成龙心切,还是决定试试。”他说,家里积蓄不多,32万是全家凑出来的。“连我岳母都掏了13万,那是她的养老钱呐,如今也连累了老人。”

  公司回应▶

  已接受服务陆续退费

  下午4点,盛世汉桥教育公司的一名副总回到办公区。他说,公司在工商局备案具备相关培训资质。但记者搜索的资料显示,该公司属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仅限教育咨询。

  这名副总表示,刘女士已接受择校咨询服务,孩子也上了语文、数学等培训课。但话音刚落,刘女士父亲立即反问,“孩子刚幼儿园毕业,上什么学科培训?他一节课都没上。”这位副总反驳称:“你自称是学员家属,但身份无法核实,既然不是我们合同约定的服务对象,我跟你说不着。”

  昨晚,甘家口派出所一民警告诉记者,警方已多次出警协调此事,建议当事双方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刘女士说,公司法人正四处筹钱退费,但他们感觉希望渺茫。刘女士坦言自己追悔莫及,“折腾了一大圈,孩子还是上了家门口的小学。”

  专家说法▶

  公司和家长都涉嫌违法

  昨晚,记者就此事采访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他认为,在这件事中,公司涉嫌借助培训和招生咨询服务从事欺诈活动。根据国家有关规定,教育机构不得对招生培训效果作出承诺,更不能作出非法承诺及虚假宣传,对此有关方面应予以打击。

  同时,孩子家长也应认识到,不能打着望子成龙的旗号钻空子、打擦边球。假设有的机构真能择校,家长参与其中就属于“共谋”,需承担相应责任和处罚。“现在有些人明知违法,但如果达到目的,就不声张。如果没达到目的,就为自己申冤,这对其他人不公平。”熊丙奇说,不想蒙受经济损失,想让孩子的入学权益得到保障,就要遵循公平的规则。

  记者 张骁

    (原标题:花32万择校未果 孩子妈妈追悔莫及)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