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7-03-10 15:22:04北京晚报
网络诈骗受害群体新画像:受害者90后占小一半
发布时间:2017-03-10 15:22:04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新消费大多与网络紧密相连,网络消费方便快捷,然而消费者权益受损也易如反掌,瞬间财物两空。360猎网平台最新发布的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显示,猎网平台一年收到的全国用户提交的网络诈骗举报超过2万例,总金额1.95亿元,人均损失9471元。

  网络诈骗受害者年轻人多

  从被骗网民的年龄上看,90后的网络诈骗受害者占所有受害者总数的 42.3%,其次是80后占比为36.1%,70 后占比为10.4%,60后占比为3.7%,其他年龄段仅占4.5%。

  而从具体年龄上来看,18岁至29岁的人群是网络诈骗受害者最为集中的年龄段,占所有网络诈骗受害者的64.9%。而且从 19岁到29岁之间,不同年龄的网络诈骗受害者数量大体相等,分布比较平均。

  从用户举报数量来看,虚假兼职依然是举报数量最多的诈骗类型,占比 22.1%;其次是网游交易(占比13.3%)、虚假购物(占比12.8%)。

  理财类诈骗金额最高

  从涉案总金额来看,金融理财类诈骗最高达7411.4万元,占比为37.9%;其次是赌博博彩涉案总金额3067.4万元,占比为15.7%,虚假兼职涉案总金额为 2163.8万元,占比为11.1%。

  从人均损失来看,金融理财(37356 元)类诈骗也是最高的;而赌博博彩(26719元)诈骗仅次于金融理财诈骗,排名第二。从用户举报数量来看,11559人是主动给不法分子转账的,占比56%。

  从举报用户的性别差异来看,男性受害者占73.6%,女性占26.4%,男性受害者占比大大高于女性。但从人均损失来看,男性为9526元,女性为9864元。

  女性被骗损失较大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我国网民男女比例为53比47,可见在网络生活中,女性的上当几率其实要比男性低得多,可女性一旦相信了骗子,往往会比男性付出更大的代价。

  从受害者人均经济损失来看:2016年,男性受害者人均损失为9526元,较2015年的4807元增长了98.2%;而女性受害者人均损失为9864元,较2015年的5729元增长72.2%。

  记者 孟环

 

    网络诈骗呈现八大特点

 

    综合猎网平台接到的网络诈骗举报线索,最新的网络诈骗主要呈现八个明显的特点。

    手机卡成为新盗窃目标

    在当下流行的安全验证体系中,盗刷网银的关键是要盗取支付短信验证码。而以往盗取验证码的主要方式无非是木马病毒、钓鱼网站或诈骗电话这三种基本手段。但2016年以来,先后出现了多起以用户手机SIM卡或USIM卡为盗窃目标的网络诈骗案。有的犯罪分子利用运营商的补换卡业务,用自己手中的卡替换受害者手中的卡;而更有大胆的犯罪分子竟然试图直接从受害者的手机上偷窃手机卡。

    犯罪分子一旦盗得用户的手机卡,就几乎可以很容易地突破所有以短信验证码为安全措施的,并且有可能连续盗刷受害者的多个网银账户或第三方支付账户;而此类诈骗的受害者则处于完全的信息孤岛,手机无法正常接收短信,因此也就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网银正在被盗刷。

    微云分享链接

    跳转到钓鱼网站

    2016年以来猎网平台的投诉案件中,虚假兼职类型的占比也开始逐渐升高。尤其在去年5月底,虚假兼职诈骗举报开始大量迸发。同时,虚假兼职的诈骗手法也有明显的变化,特别是出现了大量利用短网址、微云分享链接来迷惑受害者,并最终通过网址跳转,将受害者引诱到钓鱼网站上进行虚假兼职的新的诈骗手法。由于短网址和微云分享链接表面上看起来都是合法网站的链接,所以普通网民很难识破。

    招聘网站招聘诈骗

    去年起,不少虚假招聘信息也开始公然在58同城、赶集网、智联招聘、猎聘网等知名招聘网站进行公开招聘,使虚假招聘信息更加具有迷惑性。还有一些骗子利用YY、IS等语音平台收取兼职会员费、兼职保证金等各种借口向兼职人员进行收费,这种利用语音平台收取费用的兼职诈骗行为在今年也开始大量出现。

    真假难分的钓鱼网站

    钓鱼网站通常指不法分子利用各种手段,仿冒真实网站的URL地址以及页面内容,或利用真实网站服务器程序上的漏洞在站点的某些网页中插入危险的HTML代码,以此来骗取用户银行或信用卡账号、密码等私人资料。尤其是专门为手机端设计的钓鱼网站,由于手机屏幕限制,使网民更不会注意网址等信息,迷惑性更强。

    实施精准诈骗

    精准诈骗,意味着一旦信息泄露之后,更容易被“瞄准打击”。以徐玉玉为例,刚到教育局办理了助学金申请,两天后就收到了“发放助学金”的诈骗电话。这样的“巧合”,实在让人有些匪夷所思。骗子会通过不法渠道获得个人真实准确信息,对个人进行“量身定做”,诈骗团伙的剧本都是花了很高的价格,请那些在心理学方面的专业人士编的,有的剧本价值十几万,这种骗术越来越难被当事者识破。

    同时,从公安机关破获的多起网络诈骗犯罪团伙案来看,犯罪团伙的规模和专业度甚至可以与某些中小企业相提并论。而从用户举报的信息来看,骗子们的骗术也到了几乎“无懈可击”的程度。

    利用新业务实施诈骗

    骗子们在“研发”新型骗术时,往往会深入研究现有的通信网络特点及各种网络服务,并能够不断地对现有系统进行深入的漏洞挖掘,并利用那些普通用户不熟悉的手段来迷惑受害者,进而实施诈骗。

    软件同步是假

    信息窃取是真

    骗子们在窃取信息的时候,不需要使用钓鱼网站和木马软件,只要骗取受害者信任后,让其下载云盘、同步软件等产品,登录上骗子指定的账户进行文件上传、同步,就可以轻松得到信息。这一盗取信息的方式,尤其是对不常用网络产品的用户具有效力。下载使用的都是正规的网络产品或服务,但信息却被白白提供给了骗子。

    利用社交网络假消费

    现在社交网络发达,很多网友通过朋友圈、QQ等社交产品销售商品,但其中也不乏很多骗子。尤其是针对电子产品,如苹果手机、平板电脑等,骗子不仅会晒出大量产品实物图片,且把自己描述成为有渠道拿货的代理商,用低廉的价格骗取受害者信息,如一部市场上5000元至6000元的苹果手机,他们可以销售1000多元,很多网民、特别是没有经济来源的学生群体,经不住诱惑,往往会相信其话语,通过直接转账的方式进行购买,而一旦钱打入骗子口袋,骗子就把受害者拉黑。

    还有更多的骗子通过网上销售虚拟货币(如Q币、话费等),通过夸张的描述,如100元可以充值1000Q币,骗取网游小额财富,同样是被骗者支付后,对其进行拉黑。

    而且,因为这类骗术金额小,很多受害者只会当做一次不愉快的网购教训,大多数并不报案,也让很多骗子通过这种方式进行诈骗。虽然每笔金额小,但受骗人数多。

    360防诈骗专家提示,不要购买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的商品,对于社交网络上发布的商品,购买要格外小心,由于不是购物平台,往往钱会直接转到骗子账户,一旦转账付款,很难找回。

    记者 孟环

 

    理财骗局大曝光

    你相中它的利息 它盯着你的本钱

 

    人类对物质财富的追求,源于对自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憧憬。这本无可厚非。但是社会财富的增长与分配纷乱复杂,对投资理财缺乏基础全面认识的普通老百姓,一旦碰到低门槛、高收益的理财产品,很难分清哪些是正规产品,哪些是非法集资。近年来,因投资理财上当受骗的市民数不胜数。究其根源,还是自我保护意识不足,理财公司的几颗糖衣炮弹或者业务员的几句花言巧语,就能轻易骗取投资人的信任。

    贪小便宜吃大亏,老两口被骗20万

    2015年6月的一天,家住西城区的退休职工张先生(化名)冷不防接到一个电话。来电人自称是保险公司的,邀请张先生和老伴参加公司酒会,还有抽奖和节目表演。老两口来到酒会现场一看,20多桌的大厅几乎座无虚席。这时张先生发现,酒会主办方并不是保险公司,而是北京泰合连城投资有限公司。酒会主题是向参加者推介该公司在成都国际物联港投资的一个地产项目。该项目号称“中国物联第一港”,已开发面积800亩,正在开发4200亩。物联港内的项目包括成都国际五金机电城、盛世香河商品房住宅区、写字楼、公寓等。打电话的女子小王是公司业务员。小王反复强调,项目具有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成都政府的大力支持,开发商是央企中新房集团下属控股公司,实力雄厚,拥有良好的信用和充分的还款保障。北京宗汉融创担保有限公司全程担保。只要出资10万元投一年,就可以坐享8%的年利率,每月返利667元;若出资20万元,年利率9%,每月可得1500元。

    对于眼前这番情景,本想出来散散心的张先生和老伴既没有心理准备,也不打算理财,便断然拒绝了小王的推销。没想到小王并不恼,还是一口一个叔叔、阿姨地叫着,还给张先生的老伴捏肩膀、揉胳膊。老两口回家后,没过两天,小王打电话邀请老两口去河北霸州免费泡温泉,车接车送,还可以采摘黄瓜。于是老两口高高兴兴地摘了不少黄瓜回来。后来,老两口第二次参加公司酒会时,抽奖中了一辆买菜的小拉车。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参加免费活动,张先生和老伴也觉得不好意思了,终于在第二次酒会结束时签了一份20万元的投资协议。

    投资的前11个月,利息每月按时打到张先生银行卡里。但到了第12个月,眼看就要还本付息了,资金却没到账。张先生赶紧给小王打电话,小王说她已经跳槽到别的公司,不了解情况。张先生老伴带着孙子跑到泰合连城位于永安东里的办公地点,结果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只有一层保安递给她一张写有派出所地址的纸条,让她快去报案。这时老两口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

    记者了解到,泰合连城及其下属的P2P平台汇投资从2016年3月下旬开始出现兑付困难。2016年5月,这两家公司均被执法部门查封。目前案件已经移交朝阳检察院,即将被提起公诉,但案件审结后的追偿工作并不乐观。

    贪图15%高息,年轻人也中招

    在人们印象中,线下投资理财活动的受害者多是中老年人,但其实背负房贷和养娃压力的年轻人一旦面对高息理财诱惑,同样难以自控。

    32岁的王先生(化名)从2013年起开始参与线下投资理财活动。起初跟着朋友投了几个年化收益率10%以上的项目,本息都如期兑付了。尝到“钱生钱”甜头的王先生再也看不上那些收益率不到5%的银行理财产品了,从此以后一门心思想找高收益理财产品。

    在投资过程中,他认识了理财产品推销员小刘。在小刘的推介下,王先生从2014年至2015年上半年着实赚了不少,每月收到的利息比工资的三分之一还多。小刘的服务态度也非常好,每次打电话都是王哥长、王哥短,叫得十分亲切。有时返息日恰逢周六,王先生有事想用钱,问小刘能不能周五提前到账,小刘二话不说,自己掏腰包垫付王先生的利息。隔三差五地,小刘还会跟王先生探讨一下当前的经济形势,为王先生的家庭财富规划提些建议。王先生感觉跟小刘挺投脾气,偶尔约他一起看球喝啤酒,两人成为了好朋友。

    2015年中旬,小刘跳槽到北京中和亿泽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王先生的上一期理财即将到期之时,小刘开始向他介绍新东家发售的理财产品。新项目是石家庄坚恒户外家具厂房扩建项目,认购金额小于100万,年化收益率15%;认购金额大于等于100万,年化收益率16%,单笔认购金额10万元起。出于对小刘的信任,王先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户外家具,也不了解这个产品能否赚钱,就签下了10万元的投资理财协议。做了两个多月,每月利息依然如期到账。这时王先生的另一笔20万理财也到期了,他便把钱全部挪到这个项目上。王先生在中和亿泽总共投入30万本金,每月坐收渔利3750元。刚刚怀孕的王先生老婆看到老公这么能干,整日高兴地哼着小曲儿。

    然而好景不长。2016年6月,王先生第一次没有如期收到返息。7月底,王先生来到公司位于广渠门的办公地点,发现办公区域已经空空荡荡,大门还开着,但里面只剩两三个工作人员。当天,王先生还遇到了同样来讨债的几位投资人,甚至还有投资人花钱雇的专业催收人员。一位工作人员对大家说,现在公司出了点问题,法人已经被捕,目前的解决方案是返还每位投资人5%的本金。有些投资人同意,有些不同意。后来大约150位亿泽理财的投资人组建了两个讨债微信群,群里很多人已经报案。至今半年多过去了,王先生既没有收到5%的本金,也不知道案件进展如何。

    非法集资有效举报2.4万条

    自从2015年5月北京市政府全面启动打击非法集资专项整治行动以来,市打非办建立了非法集资举报奖励制度,并充分发挥12345(市非紧急救助服务热线)和“打非随手拍”举报作用,发动群众检举揭发非法集资活动。执法部门根据举报线索采取行动,非法集资案件集中在2016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爆发。张先生和王先生的公司“出事”,正是在这个时期。

    “打非随手拍-金融小卫士APP”是一款帮助市民准确识别、及时举报非法集资活动而研发的手机软件。市民下载软件后,将摄像头对准所见到或者感兴趣的各种理财产品广告、图册、宣传海报、公司营业执照或者活动现场,随手拍张照片上传,就可以查询对方是否在金融监管部门备案。如果疑似非法集资宣传,小卫士就会提示该理财产品“未备案”;如果是正规金融机构的产品,小卫士则提示“投资有风险,购买需谨慎”。凡是上传有价值的非法集资线索的用户,每条举报都会收到1元钱的奖励。

    金融小卫士软件由北京市金融局于2015年7月推出,去年,金融小卫士APP共下载235万次,注册总量达55.86万,全年收到有效举报信息24000条,涉京企业68家,为全市打击非法集资工作提供了重要的服务与支持。“根据我们的感受,去年下半年以来,全市的非法集资活动已经大大减少。”金融小卫士产品负责人透露,产品刚上线时,平均每三天就出现一家没听说过的小理财公司,他们每个月要处理近700张图片,公司上下忙得不亦乐乎。后来随着全市整治非法集资的力度不断加强,媒体和宣教人员深入社区宣讲,执法力度不断加强,非法集资活动的势头已经得到明显遏制。“现在一个月也就收到200多张举报图片。新开的门店大大减少。到今年,好几个星期才出现一家没见过的新公司。不过,举报软件功能再强大,也只能起到过渡作用,让投资人在掏腰包之前再想一想。要想彻底避免掉入非法集资陷阱,还是要投资人自己时刻保持警惕。”

    记者 张品秋

 

   缺少约束 急于变现

   网红消费粉丝隐匿诸多骗局

 

    直播平台中,网红女主播声音甜美,感谢着为其刷礼物的网友。同时,观看直播的粉丝数量也在不断上升。

    直播中,网络兼职的广告不时在直播屏幕中滚动,并称日赚最多可以达到200元,看着视频直播的刘华(化名)开始心动不已。他颇为心动,正想找份兼职赚些生活费,于是加入其中,但是兴奋未维持多久,就被会费、押金、软件费、培训费等各种收费榨干了不多的积蓄。他这才明白,被网红坑了!

    与之类似,网红代购也常常出现在视频直播中,网红女主播展示着自己的奢侈品,并声称可以为网友代购。而当粉丝收到商品后,却发现并非正品。

    网红火爆之下,依靠粉丝消费支撑的网红经济也在隐藏的骗局中吞噬着粉丝的信任与热情,同样吞噬着并不成熟的网红经济模式。

    兼职 未赚到钱被骗光生活费

    读大三的刘华,在某直播网络平台中迷恋了网红小蕾的直播。只要没课,下午两三点钟,刘华便会戴着耳机躺在床上看着小蕾的直播。直播的内容让刘华常常跟着笑出声,看着满屏刷出的礼物,刘华也想着赚到钱后给小蕾刷些礼物。“说的唱的都挺有意思,一般直播的时候都有两三万人在看。”

    在一次小蕾的直播中,出现了一条网络兼职的广告,日结工资,每天收入在50元至200元不等,广告中附有“小蕾推荐,信息真实可靠”。几次广告之后,刘华开始动心,做个兼职赚点外快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按照小蕾广告中提供的号码,加了对方为好友。”

    对方告诉刘华,兼职的内容并不复杂,包括淘宝刷单、打字校对、代练游戏等内容,“只要在电脑前就可以,说是每天100块钱没什么问题。”这对于时间较为充裕的刘华来说颇具诱惑力,但是需要先交纳押金才行。押金分为99元、199元、399元几个档次,在该平台挂机时间满足规定时,便可以返还押金。“押金越多,挂机的时间越短,就越快拿回押金。”

    刘华选择交纳199元押金,押金需要挂满200个小时返还。他通过二维码付款后,对方告知了另一个号码,并称加其好友便可以做兼职。“等我加了好友之后,又是让我交钱。”还需要再交软件费与培训费,刘华没有想太多,继续奉上220元软件费,240元培训费。“当时也是跟昏了头一样,人家跟我要钱,我就跟着给转。”

    最后,刘华被拉进了一个群。群主告诉他,接单子赚外快需要先垫付50元钱,做满5个单后返还。在该平台中挂机,每小时可以赚5元钱,刘华一下子挂了12小时,但是他只得到了5元钱的转账。

    代购 不是三无产品就是假货

    胡静(化名)的家里还堆放着未使用的面膜,而面膜的来源则是通过网红的推荐而购买。

    在直播平台中,网红女主播姣好的面容引来了许多粉丝倾慕,女主播也趁机将一款银色包装的面膜举到了镜头前,通过网络售卖起面膜。

    胡静便是通过直播平台看到了这个产品。“当时一直关注她的直播,都觉着她的皮肤好。她向大家推荐这个产品之后,有许多人开始跃跃欲试,准备要购买。”

    胡静一下子买了20个蚕丝面膜,当她拆开快递时却发现,这款面膜只有一个英文名字,并无产地、公司等信息。“十几块钱一帖的面膜,按道理不应该什么都没有。”直播中,女主播向粉丝解释,这是一款公司已经注册在案,但是商标正在注册的面膜。

    拿到面膜后,胡静对产品也有所怀疑,但是面对女主播的解释,她的防备之心降到了最低点。“可能是在那样的状态下,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关注,看到她的皮肤状态,对她的信任也比较高。”

    而在使用了三次之后,胡静的脸开始有些不适,“像过敏一样起红点,脸肿了一圈似的。”而出现问题的并非胡静一人,她一番打听后得知,多名通过女主播购买此面膜的粉丝也出现了类似情况。

    “除了面膜,网红还会在社交网络中秀包包。”网友书闻在微博中看到了一名女网红秀出的奢侈品,微博中特意将一名房姓代购者的名字发在其中,引来许多粉丝关注和跟风购买。而当书闻收到包包后,却发现背包做工粗糙,使用不久后便出现掉皮的情况。“价格比有的代购低了一些,但是也没少太多,花了个代购的价钱,买了个连A货都不算的包。好几个人找她要退钱,但是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

    投诉 要么被踢要么被拉黑

    “我这个时候觉着被骗了,不想兼职了,要退钱。”刘华提出退钱的要求后,就被踢出了群。一天时间,他已经转账709元。一天之后,便有人加他的账号,询问他是否要退还押金,“这个人说,他可以帮我去做公关要回押金,但是得交200块钱公关费。”刘华听后便拒绝了其公关的说辞,“他们这一环一环的,我都有点懵了。”

    胡静遇到了同样的境遇,在微信中已经被女主播拉黑,快递上的地址与电话也均找不到该女主播。

    书闻在微博上看到有其他网友反映代购出售假货时,才觉得自己并不是唯一被骗者。她连忙联系其他受害者,并建微信群进行沟通。“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没有办法追到代购的人,网红也不认账,说她自己也是受害者,这事情跟她无关。我们只有通过微博去反映,但是收效甚微。”

    在刘华看来,滚屏广告与网红有着不可脱离的关系。在其所关注的直播平台中,普通游客的发言会受到限制,只有主播本人或者其授权者才有滚动屏发言的权限。“我找到网红求助时,网红先是说跟她无关,让她的助理来帮忙解决,但是我最终还是被踢出了群,不退我的钱。在我们投诉后,这样的广告还在直播中滚屏。”

    在北京京禧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洋看来,许多“网红”推荐的产品并未通过相关部门审批,缺少正规手续。在直播或者社交平台中,网友根据广告或者推荐加对方为好友,实际的交易都发生在社交平台之外。此类交易属于私下行为,而当粉丝发现上当后,网红撇清自己与此事的关系,粉丝很难维权。如果网红被封号、封房间之后,他们可以换个房间另起炉灶。

    解读

    网红经济该如何维权

    网红火爆之下,网红经济下隐藏的问题也在突显。在北京大军智库主任仲大军看来,网红经济是网红通过直播、社交平台积累了一定知名度与粉丝后,借助其拥有大规模的粉丝平台,通过打赏、广告、电商等形式形成的商业链条。

    “平台通过网红的粉丝送的礼物来提成,网红则通过广告的方式消费粉丝。”仲大军说,高颜值、懂包装的网红在平台中犹如明星一般受到追捧。粉丝在平台中关注了网红,便花钱打赏或者购买广告产品,网红也因此将粉丝的热情换成真金白银或直接变现。“新兴起的模式中,也出现了新的问题。在这个链条中,缺少约束和规范,漏洞与骗局也隐匿在其中。”

    “网红经济并不稳定。”仲大军坦言,网红的热度兴起快,但冷却得也快。因此网红更需要在热度中抓取变现的时机,这就让网红经济的持续性堪忧。“粉丝在面对网红经济时的消费还应该更加谨慎一些。”

    刘洋表示,因网红而受到了广告骗局、购买到假货的网友,虽交易通过平台之外的方式转账,但是支付平台一般都进行了实名制,可以通过支付平台查找到对方账户的真实身份。“可以以销售假冒商标商品进行报案。也可以几名受害者联合起来报案,案件涉及金额较大从而由警方查询钱款去向。如果网红与第三方恶意串通,也具有诈骗嫌疑。”

    “对于网红,粉丝应该有一定的判断能力,不能被表象蒙蔽双眼,一味地轻信网红。对于先交钱才可以兼职的行为一般都是骗局。”刘洋表示,网红经济作为新兴的经济模式,网红群体作为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需要有针对性的政策法规出台来进行规范。

    记者 赵喜斌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