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7-03-08 14:39:08北京晚报
刑事审判庭女法官陈旭艳 "没人愿意判别人死刑"
发布时间:2017-03-08 14:39:08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杨森

  陈旭艳是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的女法官。在刑事审判中,法官必须要与各类刑事案件的被告人打交道,陈旭艳审理的案件中,被告人涉嫌的最常见的罪名便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死、贩卖毒品等各类重罪。

  陈旭艳身材不高,一张带笑的娃娃脸让人容易亲近。但对于一名女性刑事法官来说,特别是在法庭上面对被告人时,怎样控制庭审的氛围和节奏,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打开杀人案卷宗上的别针

  她跨过了心理障碍

  根据法律规定,中级法院审理的刑事案件,为危害国家安全案件,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重大、疑难刑事案件,以及外国人犯罪的刑事案件。三中院刑一庭主要负责审理侵犯人身权利案件和涉毒案件,陈旭艳的工作便是查明这些涉嫌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毒品犯罪的被告人是否有罪。

  陈旭艳对这些被告人的第一印象,来自于案件的卷宗。而卷宗中不只是有证明案件事实的文字证据,特别是一些手段残忍的故意杀人案,卷宗中必会存放一些让人不适的现场照片、证物照片。

  “最开始审案的时候,确实不敢看,我就用别针把照片别起来。”在刚刚接触刑事审判工作时,陈旭艳还是一名基层法院的刑事法官,虽然当时审理的案件不及中院案件疑难复杂,但也时常能遇到一些血腥场面。

  但是,卷宗中的每一张照片都是一份证据,而案件的审理,必须由证据作为基础。证据是否真实,是否能证明案件事实,都应当由法官在审阅证据后作出判断。因此,这一关是陈旭艳必须要跨过的障碍。

  来到三中院后,陈旭艳接手了一件杀人案,被告人崔某是一名75岁的老人,他被指控杀害了自己的妻子,并残忍将妻子分尸后抛尸。

  因为家庭琐事争吵,崔某用家中的水果刀刺向了妻子祁大妈的胸口,导致祁大妈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祁大妈死亡后,冷静下来的崔某并没有选择报警,而是拿起菜刀将祁大妈的尸体分解,将部分组织用火烧毁,并分别用编织袋包装后抛弃在多个偏僻处。警方经工作,分别在多个抛尸现场找到了尸块,并通过照片将证据留存。

  卷宗移交到法院后,陈旭艳开始仔细研读。她核实了照片中每个尸块的位置,并与被告人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进行核查,最终确认了证据链的完整。

  在工作中,陈旭艳练就了过硬的心理素质,加上女性特有的亲和力,让她既能用气场保证庭审的顺利进行,也能在调解中更好地安抚家属的情绪。

  重走被告人的人生

  她更多感到惋惜和同情

  “每审一个案件,我就像是重新走了一遍被告人的这段人生。”在还原案情的时候,陈旭艳时常能体会到被告人的冲动、懊悔,甚至绝望。

  陈旭艳接触到的年龄最小的被告人小杨,在犯罪时只有19岁。在云南,张某邀请小杨外出旅游,他以行李太多不方便携带为由,让小杨帮他携带一个箱子,并承诺负责小杨路上的开销,返程后还会给她2000元的报酬。于是,小杨带着张某包装好的装有毒品的纸箱,乘飞机抵达北京。在首都机场,刚下飞机的小杨就被警方抓获。

  小杨在法庭上称,她对箱子里装的东西并不知情。但事实上,这些毒品是采用高度隐蔽的方式被携带、运输到北京的,并且张某承诺给“带行李”的小杨一份高额报酬,对此,小杨并不能作出合理解释。因此,法院认定小杨犯运输毒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五年。

  在会见室,小杨与她的爷爷相对而坐。“爷爷等你出来。”年近七旬的老人始终在安慰、鼓励小杨。然而,2000元的报酬,换来的是有期徒刑十五年的判决,陈旭艳能够感觉到小杨心中强烈的后悔。

  “其实,被告人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罪大恶极,很多人都是在偶然之下,冲动犯罪。”陈旭艳说,她在面对被告人时,会更多地感到惋惜、同情。

  在一起故意杀人案中,凶手和死者是一对母子。三十多岁的李斌(化名)事业有成,是人们眼里的优秀典范,但他却突然对母亲王芳(化名)表达了轻生的念头。虽然怀疑儿子患上了精神疾病,王芳却没有选择及时求医,而是将儿子接回家中寸步不离地照料。一天晚上,在家人都睡下后,李斌悄悄下床取了一把剪刀,被王芳发现后夺下。李斌哭求母亲帮他结束生命,一时冲动下,王芳取来一把菜刀砍向了李斌。

  “原本一个美好的家庭,就这样碎掉了。”作为主审法官,陈旭艳必须对被告人作出公正判决,但在法律的背后,她愿意向这位母亲表达她的同情。一个一辈子要强的母亲,面对一个因为精神疾病而变得不再“优秀”的儿子,导致心理失衡酿成惨剧,是这位母亲不愿看到却必须承担的后果。

  根据在案证据,综合考虑案件情况,最终,三中院以王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死刑会见室

  她见到太多眼泪和悔恨

  2016年,陈旭艳审理了10件一审刑事案件,其中,有四名被告人被判处死刑,三名被告人被判处死缓。

  “没有人愿意给另一个生命判处死刑。”谈起自己审理过的这些死刑案件,陈旭艳轻笑地摇摇头,对被告人判处极刑,也是对主审法官心理的严峻考验。但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为了告慰被害人,她依然要敢于作出死刑的裁决,“刑法是最有尊严的法律”。

  在死刑的判决作出后,不论被告人是否上诉,最终案件都要移交给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核准。被告人被核准死刑后,案件再交回一审法院进行死刑执行。

  三中院的死刑会见室,十几平方米的房间被一道玻璃隔开,即将被执行死刑的被告人都会在这里与亲人诀别。在这间屋子里,陈旭艳见到了太多的眼泪、叹息和悔恨。

  曾有一个小伙子在被判处死刑后,嗫嚅着问自己的父亲,自己死后能否葬回祖坟。父亲沉吟着,缓慢地摇了摇头,终于还是开了口:“孩子,我不能骗你……”

  当然,这里也有这样的人物:面对玻璃另一边痛哭失声的父母、妻儿,有的人会一脸轻松地摆摆手,“你们甭担心我”;还有人会提醒家人“帮我带一身西装”,想要穿着体面地离世。

  但这些轻描淡写都只是表象,当真正躺在执行注射死刑的座椅上时,哪怕是喊出“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被执行人,心电监护仪上也清楚地显示,他的心跳频率达到了每分钟230次。

  “没有人不害怕死亡。”陈旭艳时常会关注到临刑前被执行人从细微之处流露出对死亡的恐惧,她也能看到,执行法警会用手轻抚被执行人的额头,向他们传递几分安慰。

  见证一个人生命的终结,绝不是一件可以置身事外的容易事。在执行死刑时,法官必须在场,每每到这个时候,陈旭艳都更加感到生命的可贵。

  工作中的感悟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她自己。“生活中,我越来越胆小、谨慎。”陈旭艳说,曾经她也会在开车时因为突发情况而“路怒”,但现在,她越来越懂得珍惜生命和家人,懂得怎样保护家人、保护自己。

  她养了一条狗,像照料孩子一样地照料它。有人会对陈旭艳说,狗的寿命这么短,十几年后还是会死的。“分离是注定的,不能因为分离这个结果,就不去体验美好的过程。”陈旭艳淡淡地说。

  记者 刘苏雅

  原标题:她敢于作出死刑的裁决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