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6-08-08 15:30:12北京晚报同时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公司高管、业务员7人上午受审
虚构投资项目和借款人 一P2P公司集资诈骗7000万
同时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公司高管、业务员7人上午受审
发布时间:2016-08-08 15:30:12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李亚敏

  京报网讯(记者安然)上午9点半,贾彩荣和她原来公司的6名职员在北京二中院刑事法庭一字排开,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受审。旁听席上,他们的家属和被骗了大量钱款的受害者混坐在一起,有人一脸怜惜,有人满腔愤恨。难以计数已经“跑路”的P2P公司让更加难以计数的受害人求告无门,贾彩荣和她公司员工的落网,终于让人得以一窥这些P2P公司的究竟。

  “我自己也不懂P2P,我就是模仿别人的……整个P2P行业都是这么做的。”在回答检察官讯问时,贾彩荣一直试图将自己的行为与整个P2P行业挂起钩来。

  起诉书显示,2013年12月到2015年5月间,贾彩荣以北京百富金汇投资有限公司、北京百富金汇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名义,虚构“债权转让”以及“成立合伙企业吸收有限合伙人”等各种说法,通过手下人郎永涛、周琳等向社会公开宣传,承诺高额回报,非法吸收240余人资金共计人民币7700余万元。截至案发,造成被害人实际损失共计人民币5500余万元。

  检方认为,贾彩荣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应当追究其集资诈骗罪刑事责任;郎永涛等6名被告人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数额巨大,应当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刑事责任。

  按照贾彩荣的说法,她成立P2P公司之后,雇佣业务员在各个超市向顾客发放宣传单,声称每年的投资利润约为10%至15%,这样的收益率吸引了不少有投资意向的北京市民。在检察官单刀直入的追问下,贾彩荣勉强承认,与投资人签订的合同里,所谓的项目借款方根本不存在。“这些投资项目并不存在,投资项目中借款人的姓名、身份证号都是我原来在河南开设的公司里的员工的。”

  检察官继续追问:“你为什么要虚构这些投资项目和借款人?”

  她回答:“我不是故意去虚构,我根本不知道投资项目什么的很重要,我就是不了解这个行业……”曾经身为P2P公司的负责人,她的这个说法让旁听席上传出几声嗤笑。

  贾彩荣还提出了许多说法,试图印证她所说的“不了解”。“我以前在河南,之后来到北京,在超市里买菜的时候认识了郎永涛,他懂行,他向我提议,干这个P2P……”

  但是她的说法被检察官当场“打脸”。检察官立即问道:“你在河南开设的公司,是不是也吸收了大量公众存款?”

  贾彩荣嗫嚅半晌,终于承认了。检察官说,在案证据显示,她此前在河南南阳、西峡两地大量吸收公众存款,给投资人造成损失1个多亿。“我就是看到当地有公司吸收老百姓的存款,老百姓的收益率很高,我想给乡亲们造福,所以也成立公司吸收存款。但是后来钱被企业借走了,也没还……”贾彩荣解释说。

  庭审中,贾彩荣一再提及一个叫“张霞(音)”的人,按她的说法,大量投资款被这个人骗走了,所以才导致资金链断裂。

  受害人许女士告诉记者,她是通过被告人之一的翟志伟向这家公司投资。“先投了20万,收益还行,后来又陆续投了一些,最后损失了120万。”许女士说,去年年初,她突然发现,平时非常热情的业务员突然不怎么跟她主动联系了,她给对方打电话,对方也敷衍了事。春节之后,大量投资人找到公司,在和公司的交涉中有人报警,这些人就全被抓了。

  记者发现,在接受讯问时,贾彩荣一直试图将责任推给其他人,唯有涉及到被告人周琳时,她突然大包大揽,将所有责任全揽到了自己身上。她承认,周琳是她的女儿。

  当被问及是否愿意还款时,贾彩荣突然激动地哭了起来:“我做梦都想还,我是个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人……我有点心慌,我有点低血糖,我要喝水……”

  截至发稿,庭审仍在继续。

  王鑫刚摄

    (原标题:一P2P公司集资诈骗7000万)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