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6-03-08 08:59:38北京晨报
硕士女交警一人拦下盗抢车 穿上警服忘掉性别
发布时间:2016-03-08 08:59:38 文章来源:北京晨报 网络编辑:刘洁

曲瑾正在街头执勤。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执勤

  同时佩戴三部手台

  穿好警服,整好警容,带着装备出发,曲瑾头一天值夜班后又开始了一个工作日。坐上警车,曲瑾将三部手台陆续别在衣服上,全部打开,一边开车,一边绷紧神经时刻注意呼叫。三部手台是曲瑾每次执勤时的标配,曲瑾介绍,三部手台分别调至交管局、支队和大队的对应频道,“平时看起来挺威风,不过一旦有情况,三部手台同时呼叫,还是挺紧张的,生怕听错耽误了任务。”

  出生于1982年的曲瑾,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学硕士毕业生,来到北京交管局后,先是在法制处工作,去年3月调到樱桃园大队任副大队长,成为目前北京交管局唯一一名基层执勤大队女副大队长。她在队中主管法制、信访和执法站等工作,日常的工作繁冗复杂,不过只要能挤出时间,曲瑾还是尽量往大街上跑,尽量多熟悉一线业务。上午10点,虽然已过早高峰,她还是放心不下,打算开车出去巡视一圈。

  在白纸坊桥东侧,曲瑾将车停好,疏导了一会儿交通。这时从白纸坊西街开过来一辆面包车,从侧面望去车内放着桌椅等家具,已经高过车窗,曲瑾示意靠边停车,司机表示朋友搬家找不到车,自己就开车送一下。曲瑾指出司机的违法行为,并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

  趣事

  首次执勤归队迷路

  随后,曲瑾又开车来到牛街,在聚宝源门前停下,这里是牛街著名的清真老字号,可是附近车位有限,很多慕名前来购物的人将车随意一停,让原本并不畅通的道路更加混乱。

  要是挨个贴条,不但不能尽快疏解交通,还容易激化矛盾,曲瑾就上前示意停在人行横道的车辆尽快开走,自知理亏的司机也非常配合。曲瑾说,不知是不是自己有性别优势,在一线工作一年来,大多数存在违法行为的人都挺配合。“当然,我一般都会带着微笑细声细语跟他们说,不会态度强硬。”没几分钟,停在聚宝源门前路口的多辆违规停车已被劝离,现场交通也通畅了不少。

  别看曲瑾如今已独当一面,但一年前她刚进队里时,还闹了不少笑话。2015年3月1日,曲瑾正式来队里报到,面对繁重的任务、紧张的形势、忙碌的节奏,有些无从下手。报到第五天,曲瑾第一次在路面指挥,可是以前一直在机关工作的她竟然不知如何打开手台。而辖区平房多、胡同多,几乎没有明显的地标性建筑,这让初来乍到的曲瑾有些晕,执勤回来竟然迷路了,“找不到回队里的路,最后用手机导航才回来的,真是丢死人了。”

  成长

  从小菜鸟到铿锵玫瑰

  迷路问题还可以用导航,但另一个问题就相当棘手。上级部署任务时,经常会使用代码代替具体位置,比如103、107、209,执勤线路上一些小路口和环路岔路也没有名称,大家都说约定俗成的岗位名称,如印一三角地、大槐树、白天岔口,这些名字地图上可都没有,“刚开始听手台跟听‘天书’似得,都快晕了。”

  为了尽快熟悉业务,曲瑾不放过每个学习机会,“来到基层执勤队,每个人都是我的师傅”。此后不论何时,她都随时打开电台,听其他干部在路面上如何处理各种情况,并随时做记录,等对方下岗回来,一定追着问个清楚。正是这种谦虚的态度,使她快速学到大量路面工作经验,同时也获得大家的认可,成为一朵“铿锵玫瑰”。

  职责

  女汉子拦下盗抢车

  业务熟悉后,曲瑾也逐渐展现出“女汉子”的一面,整晚查酒驾,半夜出警交通事故现场,早已是家常便饭。让她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深夜,一男子翻越护栏后被撞身亡,场面血腥惨烈,曲瑾到场后,一边克服恐惧心理,一边还得从容指挥处理。最后,为了不给百姓出行造成心理影响,不等清洁工上班,她赶紧和男民警一起用树枝拨土掩盖血迹。

  在西二环广安门桥北侧,大队在这里设了一个卡控岗,专门卡控各种问题车辆。有一次曲瑾独自在这里执勤,手台中传来一辆车的信息,让路面交警随时注意。曲瑾一看,这车正朝自己开来,出于职责,曲瑾立即上前示意司机停车,电台上报后,她隐约觉得其他民警说话声都很紧张,局里也立刻调派其他警力前来增援。事后曲瑾才知道,这是一辆盗抢车,驾驶者随时可能掏出凶器。

  ■记者手记

  穿上警服 忘掉性别

  从进队时的笑话百出,到如今的队内中坚骨干,这朵“铿锵玫瑰”已绽放在警营一线整整一年,带领着身边男警维护着一路畅通,保卫着一方平安。

  在一线工作,必然会遭遇形形色色的突发现场。有一次,一辆肇事车辆逃逸后被交警追上。民警现场从肇事车辆中起获了吸毒工具,还有同性恋道具,这让年轻的女警曲瑾非常窘迫。不过她立刻调整情绪,投入工作,“我是当时的路面指挥,这一刻我穿着警服,就只能忘掉自己的性别,只把自己当一名警察。”

  过多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必然导致对家庭的亏欠。刚到队里时,曲瑾的女儿才一岁零三个月,从没离开过母亲的小丫头,在曲瑾首次值夜班时哭得稀里哗啦,曲瑾站在深夜的大街上,也是独自流泪。为了能更多地照顾女儿,曲瑾的丈夫只得辞去法官的职务,换成相对自由的职业。采访中谈及女儿,曲瑾忍不住掏出手机翻看女儿照片,通过小小屏幕打消对孩子的暂时思念。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岳亦雷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