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6-01-20 10:05:14北京晚报他们春节值班无法与父母过年团聚
他们春节值班无法与父母过年团聚
春节值守岗位 一件新春礼物送父母一片亲情
发布时间:2016-01-20 10:05:14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网络编辑:刘洁

  “过了腊八就是年”,大街小巷里,眼瞅着年的味道越来越浓了。过年,给爸妈送什么新春礼物最贴心?尤其是那些留在北京过年的人们,尽管不回老家过年了,但给爸妈的新春礼物还是要准备的,他们会提前准备什么样的新春礼物表孝心呢?

  一圈采访下来,记者获悉,有的人准备的新春礼物是一件衣服,有的则是为父母包一个大红包,总之,新春礼物的形式五花八门。每一件精心准备的新春礼物,其实述说的都是亲情与乡愁。而年迈的父母们,他们最想要的“新春礼物”,都是盼着孩子平安归来,常回家看看。

  消防员邵晓强

  想给妈妈买件毛衣

  今年,是邵晓强在北京工作的第5个年头。

  小邵老家在江苏泰兴。2010年12月,他从老家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消防兵。2011年4月,从上海调到北京后,他一直在香山消防中队工作。去年9月,他来到刚刚揭牌成立不久的圆明园消防支队。

  众所周知,消防工作辛苦、危险,越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消防员越是紧张忙碌。小邵还有一个大他7岁的姐姐。姐姐家住苏州,距离泰兴不算太远。姐姐有了孩子之后,小邵的妈妈帮着带孩子。小邵的爸爸在泰兴当地的一个小工厂上班。这次小邵赶在过年前休探亲假回家看望二老,一来一回算上路上的时间,只有12天。

  小邵的爸爸是典型的中国式父亲,一向不善表达感情,即使是在儿子回家最开心的这些日子,他也不过把那张习惯性板着的脸稍稍放松一下。嘴上不说,可心里却高兴,每天,他早早地就下班往家里赶。一进门就问儿子,今天想吃什么,好赶紧去买新鲜的。妈妈也是如此,她特意从苏州赶回泰兴老家陪儿子。

  说到过年会给爸妈送什么新春礼物,小邵说,爸爸喜欢喝茶,前几年,他买过一些茶具。今年给爸爸买点什么,他暂时还没想到,不过,他打算趁着这两天休假,先给妈妈买件新毛衣,“天天穿着,一看衣服就想到了我。”

  小邵说,他知道买什么也比不上爸爸妈妈能看到他最开心,但是工作性质就是这样的,他们的坚守是为了千家万户更好地团圆。“爸妈保重身体,只要能探亲了,我第一时间会来看你们!”

  公务员杜实秋

  买几盒老北京特色的点心匣子

  小杜来自河北邯郸,今年30岁,2008年大学毕业后留京,一直在西城区月坛街道办事处工作。工作以来,每年的除夕夜,他都是在岗位上度过的。

  作为城市最基层的组织,春节期间街道办事处的工作还要忙些什么?小杜在街道的综治部门工作了7年,什么是综治?面对记者的提问,小杜说,街道办事处的工作宗旨其实就是为居民服务,下设的每个科室,分工不同,为居民服务的侧重点不同。社区综合治理,侧重的就是平安社区建设,说白了,就是为居民安全服务的。每年春节,到街边、社区内检查烟花爆竹的禁放、限放,就是工作的一个重点。

  “其实,这些工作春节前我们就开始进行了。清理堆积物、易燃物,消除火灾隐患。到了除夕,我们要求办事处一半以上的同事要值守巡查。一个人负责一个小区。”当发现烟花爆竹燃放过于集中的时候,巡查人员要采取相应的措施,如果发现居民燃放的是超规爆竹,他们还要上前劝导。“除夕、破五、正月十五,这是燃放的集中时间点,所以,除夕回不了家很正常。”

  往往这个时候,作为家里的独生子,小杜都会嘱咐爱人提前带着孩子先回老家陪父母。“准备什么新春礼物?”小杜笑着说,都是一些常穿常用的,比如他会给爸妈买衣服、带老北京特色的点心匣子,总之每年都会换着花样儿来。大年三十,回不去家总归是亏欠父母的,小杜说,其实不光他们这些家在外地的人,他的同事中,很多家在北京的,也因为要坚守在岗位上,没法在除夕夜与家人团聚。

  保安员韩星

  给爸妈准备了一个红包

  今晨的气温逼近零下12摄氏度。韩星早早起床,来到小区门口的值守岗亭,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韩星今年31岁,来自陕西省渭南市潼关县的一个小乡村。家里有3个孩子,韩星行二,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

  其实,在2013年来北京前,韩星在山西太原做生意,从事的是与婚庆有关的工作,具体负责搭背景架、铺红地毯。那年对韩星来说特别不顺,2月,在忙活一个婚庆现场时,因为粗心大意,一名工人从架子上摔下来,摔成了重伤,韩星为此支付了十几万元的赔偿金。这些钱,也都是东拼西凑借来的。事儿终于了了,却背了十几万元的债,为了生计,韩星经老乡介绍来北京打工。

  他现在是方庄紫芳园四区的一名保安。工作看起来清闲,可是这个内保岗位却始终离不开人。“越是过节越忙。”忙什么?韩星说,他们要忙着检查消防和安全。

  这份工作带给韩星的是一份稳定的收入,但同时带来的也是忙不完的琐碎和繁重。“夏天的时候事儿最多,比如有喝醉酒的业主,被出租车送到小区后,一个人回不了家,我们都会扶着他到岗亭,醒会儿酒,然后再扶他回家。”作为保安班班长,韩星和他手下十几名队员服务的是几千户业主,从车辆停放,到小区安保,事无巨细。

  从去年春节至今,韩星一直都没回过老家。已经3岁的儿子,从出生到现在,他只见过两次面。其余的时间,都是靠媳妇儿通过微信把孩子的照片传过来。“我们通常都是过完春节再倒休回家。今年我准备初九、初十左右回去。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不知道今年还有没有其他事呢。”

  韩星给家人准备的“新春礼物”是包一个红包。“钱不在多少,父母帮着我们照看孩子,红包是个心意吧。”本报记者 刘琳 J015

    (原标题:一件新春礼物就是一片亲情)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