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pg 微信截图_20180722132926.png jj.jpg ct.jpg s.jpg x.png wz.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真正地打破风险大锅饭体制
2018-07-23 07:19:26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8-07-23 00:00: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刘照辉
【导语】在新时代,智库进一步搞好研究,最重要的就是要出思想,出思想离不开对一些基本理论问题的研究。

  《公共风险论》,刘尚希著,人民出版社出版

  刘尚希

  在新时代,智库进一步搞好研究,最重要的就是要出思想,出思想离不开对一些基本理论问题的研究。我的这本《公共风险论》就是一个尝试。希望我对公共风险基本理论的研究,对当前改革、对政策完善、对公共风险管理能有参考价值。这本书虽厚,但内容很简单,也可以把这本厚书读得很薄,四个字就概括了,就是“公共风险”。这是主题,也是主线。

  风险社会已然来临

  从全球全人类这个角度来看,人类社会进入新的阶段,就是风险社会。在农业社会主要是自然风险,各种无法预料的自然灾害。而在工业社会,主要是因生产分工、劳动分工而相互依存的内生风险。人类到了现在这个社会,后工业社会,也就是信息社会,实际上就是一个风险社会,主要因知识分工、技术进步和财富虚拟化而内生的人类自组织过程中的不确定性扩大,生产分工的基础上产生的知识分工、技术的进步和财富虚拟化都是造成风险的因素。

  进入风险社会,个体不确定性与公共不确定性都在扩大。风险呈现网络化、立体化、全球化等特征,互为风险源,自我迭代,快速扩散,现实中这种例子很多。

  联系到我们国家的现实,当前面临着四大风险挑战。第一个是以美国为首的逆全球化风险。第二个是经济风险。在我们国家就是新旧动能衔接的风险,当前着力防范金融风险,就是为新旧动能尽快有效衔接而防范化解风险。第三个是社会风险。这表现在阶层固化的风险,也可以说存在社会排斥风险,如同工不同酬、机会不均等,都是社会排斥。还有贫富差距加大,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消费的风险。我们眼前着力解决脱贫问题,绝对贫困不能再有。第四个是环境风险。应对生态环境风险,我们提出了生态文明建设,眼前是要着力防治污染。其实一看就明白,经济风险、社会风险、环境风险就是中央提出的三大攻坚战。三大攻坚战攻的是什么?在很大程度上攻的就是风险,就是防范化解这些风险。

  政府应对风险挑战的核心问题:公共风险的形成机制

  政府应对风险挑战的首要问题是区分个体风险与公共风险,因为这两类风险性质是不同的。个体风险或者私人风险是可以以个体方式防范化解的风险。政府怎么应对风险挑战?政府应对风险挑战的核心问题,就是要抓住公共风险的形成机制。公共风险具有几个特点:

  第一,公共风险与个体风险是相互关联的,也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其实古人讲的一些话,就说明了这一点。比如覆巢之下没有完卵,公共风险都可以转化为个体风险。风起于青苹之末,公共风险可以起于个体风险,我们现在常说的蝴蝶效应、多米诺骨牌效应,这些都是指某一个个体风险可以转化成公共风险,变成一个整体的风险。

  第二,公共风险源自于私人风险的非线性外部化。外部化是经济学常用的概念,这种外部化不是线性的,而是非线性的。比如,在市场中一个企业破产有可能引发一连串的企业破产,股市上一个坏消息可能引发股市的震荡,疾病的传播可以引发恐慌。尤其在今天自媒体发达,信息社会产生了更加严重的信息不对称。这些都会导致私人风险的非线性外部化。

  第三,公共风险的基本特征,首先是,隐蔽性,风险指的是一种可能性,可能性没有变成现实之前很难发现它,甚至不愿意承认它。所以,它具有隐蔽性。其次,它具有关联性。再次,公共风险是整体性的,具有不可分割性,一旦发生,受损受害的可能性对所有人是一样的。

  第四,经济社会,国内国外等不同领域的公共风险可以相互转化,相互叠加。在全球化条件下公共风险有乘数效应。

  应对风险挑战的基本方法:风险隔离

  第一,要抑制个体风险的外部化,尽量地实现风险的内部化。因为风险的外部化有可能造成公共风险,产生蝴蝶效应、多米诺骨牌效应。

  第二,要防止各个领域公共风险的相互转化。经济领域的公共风险,社会领域的公共风险,生态环保领域的公共风险是可以相互转化的,怎么避免它们相互转化,这是政府应对风险挑战需要考虑的。

  第三,从债权债务关系着手,遏制经济风险传播。当前的经济风险是至关重要的。金融风险越来越成为经济风险中的重中之重。怎么去遏制它,关键是债权债务关系。《三国》里有个火烧连营的战例,就是相互关联造成的。政府部门、企业部门、金融部门、居民都可通过资产负债表相互关联,各部门资产负债表看似相互独立,实则通过债权债务关系链条紧紧连在一起。风险是可以通过资产负债表传播的。所以,遏制公共风险从债权债务入手,降低宏观杠杆率,降低资产负债率,这些都是属于遏制经济领域公共风险的重要举措。

  第四,从社会个体行为关系入手,遏制社会风险传播。遏制社会风险的传播要从社会个体行为关系入手,这就涉及社会学的问题。比如不讲诚信这种风险在社会蔓延开来,对经济来说,交易成本就会大大增加,对个人的生活来说,就会变得很不确定,很容易受到欺骗欺诈。所以,社会个体的行为关系怎么调整,就成为当前遏制社会风险传播的重要方面。

  第五,从体制上解决问题,加快改革风险大锅饭体制。计划经济条件下既有利益大锅饭,也有风险大锅饭。改革开放以后利益大锅饭没有了,但是风险大锅饭依然存在。这个风险到底是谁的,说不清楚,搅在一起了,相互之间可以推,企业的风险可以让政府背,地方政府的风险可能预期让中央去背,企业的风险还可以转嫁给银行,让银行去背,银行的风险也可以预期让政府去兜。我们过去常用的一些概念,如软预算约束等都可能导致这种风险的传播,这就存在一种风险大锅饭。在这种体制下就会产生严重的道德风险,预期就会发生改变。大家都是在冒风险追求利益,这样一来就会制造风险,从而形成公共风险。所以,这种风险大锅饭的体制怎么真正地打破,已经成为当前改革的头号问题。

  (作者为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