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与“拉弗曲线”异曲同工的“孔子曲线”
2017-04-24 04:19:48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7-04-24 04:13: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刘冬
【导语】陈忠海在《中国发展观察》撰文指出:站在税收的角度考察汉初、唐初和清初所形成的“三大盛世”的成因,不难看出经济繁荣是最重要的基础,而创造经济繁荣的不是加重税收而是轻徭薄赋, “盛世减税”或许是它们的一条共同规律。

  陈忠海在《中国发展观察》撰文指出:站在税收的角度考察汉初、唐初和清初所形成的“三大盛世”的成因,不难看出经济繁荣是最重要的基础,而创造经济繁荣的不是加重税收而是轻徭薄赋,“盛世减税”或许是它们的一条共同规律。这是因为税率高并不等于实际税收多,仅从数学的角度看,税率越高国家的税收也就越多,但税率又是具有反作用的,当它达到一定程度时生产成本就会增加、人们的生产积极性就会降低、在生产领域里的投资也会减少,这时税基就会减小,反而导致总体税收的减少。

  关于这个问题大约2500年前曾有过一次对话,它记录在《论语》里,对话的人是鲁哀公和有若。鲁哀公问有若收成不好的时候国家财政开支不够怎么办,有若说可以试试“什一税之”,也就是10份收成里抽取1份税收,鲁哀公说10份抽2份都还不够用,只抽1份就更不解决问题了。听到这里,有若说:“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意思是,如果百姓吃的用的都很充足,怎么会没有您的呢?如果百姓自己吃的用的都不够,您又如何能得到满足?

  这是一个朴实的道理,揭示了一个重要的经济学原理,有若也称有子,是孔子的学生,美国经济学家亚瑟·奥沙利文读到这段对话深有感触,认为这是“中国先贤的智慧”,因为这段对话实际上描绘了一条税率与税收变化的曲线,亚瑟·奥沙利文将其称为“孔子曲线”,与供给学派的著名理论“拉弗曲线”异曲同工,只是“孔子曲线”早了2000多年。

  当然“拉弗曲线”描述得更具体:当税率为0时政府的税收也为0,随着税率的增加政府的税收也在增加,形成一条向上的曲线,但假如税率为100%,即所有劳动成果都被政府征收,那人们就不会再去劳动,生产中断意味着税收又归于0,也就是说在税率0至100%之间税收不是一条无限上扬的曲线而是一条抛物线,中间有一个转折点,在这个转折点之前税收会随税率的升高而增加,但超过了这个转折点税收将会随着税率的提高而减少。

  不难看出,历史上几次盛世的开创者们都深谙其中的道理,及时调整税收政策就是把上扬的“曲线”拉回来,让它不要超越那个转折点,重新回归合理的空间,这样一来税率降了但税收反倒上去了。(左明仁 摘)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