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先生暮年 壮心不已
2016-09-26 04:07:19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09-26 00:00: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刘洁
【导语】张静如(1933年1月3日—2016年8月29日),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当代中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专家、中共党史学家、教育家,曾任中国中共党史学会副会长、北京中共党史学会会长、中国李大钊研究会副会长。

    程美东

  学者小传

 

  张静如(1933年1月3日—2016年8月29日),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当代中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专家、中共党史学家、教育家,曾任中国中共党史学会副会长、北京中共党史学会会长、中国李大钊研究会副会长。他是李大钊研究的卓越开拓者,于1957年出版的《李大钊同志革命思想的发展》一书,被学术界认为是李大钊研究的奠基之作;其代表作《唯物史观与中共党史学》,被认为是中共历史学理论和方法研究中最有价值的成果,在中共党史学界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他于2004年任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项目首席专家,1996年、2010年和2014年三次获得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主编的《中国当代社会史》,获2015年教育部第七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

  2016年8月30日上午9点多,打开手机不过几分钟,看到在北师大工作的周良书师弟发来的短信:先生昨晚9点47分病逝。看到短信,我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家人问我怎么了?我喃喃而语:先生走了!难过,却不太愕然,因为十天前我就知道了先生的病情很严重,心里有了最坏的准备。但真的面对和老师阴阳两隔的现实,心里还是感觉到了丝丝的凄凉和悲怆。

  1998年10月,我在陪他赴外地的旅途中,一路听先生畅谈,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对于党史学科发展的历史回顾、现实忧虑、未来展望。我记得他想推动党史界设立专门的奖项,表彰那些为党史学科发展作出贡献的老专家,比如对于全国党史专业学科会议作出贡献的人(我记得这个方面,他提到了山东的徐树绩、浙江的王学启教授等)。他说,党史学科必须要形成一个科学完善的体系,要有基础理论、史学史等。这些现在有了基本雏形,但还不够,需要深入。2002年春的一天晚上,我办完事经过师大附近,突然想去先生家坐坐,于是在没有跟先生联系的情况下直接跑去了。一进门,发现客厅里有韩钢、张树军、张占斌、蒋建农四个人。我赶紧说,先生我是路过,顺便看看您,没想到您有事,我走吧。先生说,正好,你坐下来听听吧。原来,先生把这四位当时党史界的俊杰找过来商量如何推动党史学发展问题。我清晰地记得,先生说,我都七十岁了,也不想管那么多了,但是搞了一辈子党史,还得搞。早就想找你们四个人来,商量一些办法、措施,推动党史研究。先生谈了很多思路、办法,鼓励他们几人多搞研究。我现在记得确切的是他所谈论的一些研究选题和研究方法基本属于社会史领域,他还具体指出了民国时期某某人的思想过去一直没空儿研究,去年有空儿把过去的资料系统看了一遍,写成了一篇文章。他还提出了一个研究计划,说退休了可以研究一些自己喜欢的问题,一个月写一篇总可以吧。蒋建农开玩笑说,您是名家,写出来了能发表,我们要是写这么多,尤其是那样的题目都没人给我们发表。那一次谈话给我印象很深刻,先生早就是蜚声海内外的大专家,又是年届七十的人了,还想研究那么多的问题,实在令我汗颜!先生是把学术研究看作自己的最大爱好,他的研究没有功利之心。

  一直到晚年,先生始终不改从年轻时候确立的学术研究的志向,醉心于学术研究、培育人才。所以,不能搞研究、不能写文章,对他来说是多大的打击!我深知,虽然先生会用坚强的毅力去克服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写作而带来的痛苦,但他内心的寂寞与孤独是肯定不能排除的。先生的不甘心乃在于其对于中共党史学科发展的一以贯之的强烈责任心和使命感。所以,我们这些当学生的都增加了去看望他的频率,包括京外的学生,只为一个目的——尽量减少他的苦闷,有益他的健康。但是,没有想到,仅仅11个月,他就走了!

  最后,我想用一副对联表达我对先生一生价值的一点浅显的认知——

  有文选五卷,文章半千,宏著数十,立言立功,精神不死;

  育硕博百十,访学几十,人才万千,立德立业,学脉长存。

  (作者为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