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西方国家正陷入“高收入陷阱”
2016-05-30 04:06:33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05-30 03:57: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纪文摘 网络编辑:刘冬
【导语】重庆大学教授姚树洁在《人民论坛》撰文指出, 2008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遭受近一百年来最大的经济危机打击。西方主要工业化国家,迅速陷入连续多年的负增长或接近零的增长局面。

  重庆大学教授姚树洁在《人民论坛》撰文指出,2008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遭受近一百年来最大的经济危机打击。西方主要工业化国家,迅速陷入连续多年的负增长或接近零的增长局面。

  美国通过量化宽松,成功地把危机的恶果转嫁到了欧洲、日本及其它国家,使欧元、日元、澳元相对于美元贬值近50%。美国从2013年以后,再次进入比较高的经济增长状态,而欧洲却总体低迷。除了债务危机,欧元区的经济为了维持欧元稳定,彻底失去了昔日的经济增长活力。德国制造使德国勉强摆脱了危机,但是,德国的负担却格外沉重,法国也脱不了干系,意大利自顾不暇。东欧新进入欧盟的10个中小国家,基础薄弱,本来想借欧盟的光,好好发展一下,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它们刚刚进入欧盟,就被当头一棒给打晕了。

  为什么欧洲国家如此脆弱?为什么美国能够率先走出危机而欧洲却还深陷泥潭?欧美两大经济体的根本差别,就在于它们实行不同的国家福利制度。

  美国基本是自由经济,鼓励自由创新,对国际人才采取各种各样的优惠和宽松政策。而欧洲却一直坚持高税收和高福利政策。从医疗、教育、养老、住房、失业等,欧洲富有的国家所采取的政策,都比美国优惠得多。因此,在危机来临的时候,美国国家的负担低,而欧洲国家的负担却很重。不过,在本次“双危机”的压迫之下,欧洲几乎所有的国家,都采取了各种措施,直接或间接地削减国家福利。

  对于西方高收入国家而言,不仅是高福利拖累了经济发展,而且,劳动成本居高不下,使制造业成本过高,与中国等新兴工业化国家相比,缺乏竞争性。它们想突出重围,只有靠再度创新。同时,新兴工业化国家的自我创新能力也在不断提高,与西方发达国家创新能力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

  这种新的世界经济结构、新的经济地缘的快速转变,正在逐步把西方高收入国家逼入“高收入陷阱”。所谓“高收入陷阱”,就是指高收入国家,已经无法垄断世界,正在受中低收入国家,尤其是以中国等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工业化国家的挑战,而无法长期保持稳定而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从18世纪末期到2008年,不管世界发生了什么,高收入经济体总能保持每年2%的长期均衡增长速度。而2008年以后,这样的增长速度还能不能保持下去,就是考量一个高收入经济体是否掉入“高收入陷阱”的标志。另外,高收入国家为了摆脱不增长甚至衰退的宿命,正在采取措施减少福利负担,包括延迟退休年龄,减少福利强度,以及对教育和医疗服务采取部分收费等。

  也许有的高收入国家,例如美国、英国和德国等,可以通过创新、减负,来维持一定速度的经济增长,从而摆脱“高收入陷阱”的魔咒。但是,不排除一些国家无法摆脱这个陷阱,从而进入长期的低迷状态,甚至出现长期的衰落。希腊和葡萄牙就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纪文摘)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