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80213110051.jpg
r.png 0221.png j.png c.png s.png x.png 0208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理论周刊
字号调整: A- A A+
脱开支出看财政收入是片面的
2016-04-16 00:13:36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2016-01-25 00:00:00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网络编辑:刘冬
【导语】税收收入在财政收入增速中的地位显而易见,财政收入增长质量得到明显改善,而就在前面几个月,财政收入增长速度主要靠非税收入超常增长来支撑。

  杨志勇

  2015年11月份的财政收入数据稍微好看了点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就是通常所说的财政收入)比上年同月增11.4%,同口径增长8.6%,其中税收收入增长8.4%。税收收入在财政收入增速中的地位显而易见,财政收入增长质量得到明显改善,而就在前面几个月,财政收入增长速度主要靠非税收入超常增长来支撑。

  财政收入增速快了,并不容易。特别是2015年由于经济增速放缓,财政收入形势一直非常严峻。我们习惯性地喜欢比较。财政收入增速快了,但是许多行业仍然在备受煎熬。这说的是事实。在转型升级背景下,我们本来熟悉的一些行业正在逐步衰落甚至走向衰亡。经济规律使然,行业之盛衰,犹如自然节气之更替,人生之生老病死,本不足怪。只是在大转型中,衰退行业覆盖面大了,就不能不引起重视。毕竟这会让直接从事相关行业的人员遭遇困难,会让就业和社会保障问题变得更加突出。转型升级的过程肯定是痛苦的。面对凤凰涅槃,我们不能指望轻松度过转型。没有这个过程,僵尸企业就会长期占有社会资源并拖累经济,让社会发展停滞,甚至蕴含着危机到来的风险。清理僵尸企业的过程,必然是痛苦的过程,这里不要指望有收入增长。即使是在传统行业的基础之上转型升级,哪怕只是一个“互联网+”或“+互联网”,也不是轻易可以实现的,更何况转型升级可能需要的是技术的革命性变化和经营模式的创新。因此,简单地将转型升级的行业收入状况与财政收入比较,是不可取的。

  财政收入增速的快慢,从根本上说,是各行各业经营状况的集中体现。一些新行业在兴起且快速发展。电商兴起,让传统商业哀鸿遍野。时势使然,与其哀叹,莫如寻找更新的突破口。新行业的发展自然也会在财政收入上得到反映。

  保持一定的财政收入水平,是国家治理所不可或缺的。特别是,中国当前所处的时代,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需求旺盛,历史欠账和未来发展都需要政府加大投入。其实,更关键的问题不在于财政收入水平有多高,而在于财政收入用到什么地方去。关于宏观税负问题,争论了很多年,最终莫衷一是,就是因为如果只看收入一侧,那么永远没有统一的答案。什么大口径宏观税负、中口径宏观税负和小口径宏观税负,各种名词都用上了最终还是没法真正解决问题。只有将财政收入和财政支出联系起来,共识才可能达成,问题才可能化解。如果社会共识是希望政府多做点事,希望政府来做市场和社会所不能做的事,那么这就不可能既要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再者,有力度的积极财政政策需要扩大财政支出,没有一定的收入水平,财政政策目标也是无法实现的。保持一定的财政收入增速,才可能为财政支出提供必要的财力支持。因此,对财政收入增速要有充分的理解。

  支出一侧当然还有不小的结构优化空间。一些可做可不做的事就应该坚决不做。特别是与政府越位有关的事,扭曲市场,妨碍社会活力的释放,财政支出应该果断斩断情丝。这是财政支出效率改善的基础。即使是总体投向符合要求的财政支出,也应该让支出更加有效。如今广受关注的财政存量资金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支出制度不够合理所致。不合理的制度不仅仅影响财政支出效率,而且钱花不出去的同时,政府该做的事就没有做,最后破坏的是整个社会的效率,妨碍公共政策目标的实现。

  财政支出需求也是动态变化的。财政收入应该适应这一动态变化的需要。经济社会转型时期,有许多制度改革需要财政资金配套才能顺利进行。这样的配套资金需求具有暂时性的特征。一旦改革完成,资金需求就会大幅度减少或不复存在。人口结构在加速变化,特别是老龄化的速度在加快,需要政府为应对老龄化做好战略储备工作。可以预期,未来财政支出中有相当大的比例将用于老人,不仅仅是养老金,还包括大量与老人相关的医疗卫生服务支出。这方面的负担不可低估。说严重点,如果说现在大家关心的财政风险源是地方债的话,那么5至10年后,财政风险源将更多地转移到社会保障上。仅仅想通过做实个人账户来解决问题,在很大程度上都将是缘木求鱼。个人账户中的资金有多大的购买力,才是问题的关键。在任何社会,没工作的人总是靠工作的人来养。只要工作的人少,货币购买力就可能下降,特别是劳动力供应短缺可能让养老服务的人工支出大幅度增加,最后的兜底者只能是财政。显然,财政压力也需要适当的释放渠道。这就需要社会的综合改革,如调整人口政策,改善人口结构,就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财政支出压力。

  总之,财政收入增速快了点,从现实来看,这至少不是一件坏事。(作者为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