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pg 11.jpg j.png c.png s.jpg 1227文摘.jpg yy.png 0111首建.jp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 一家之集非仅为一姓之书

    雕版刊印,是清代家集的主要流传方式,不过稿抄本家集的数量也有不少。刊书不易,费钱费力。传统社会文人生前能刊印自己的诗文集已是幸事,家集因其体量较大,通常要等到家境殷实或有子弟腾达时,才有付诸梨枣的机会。他们时存忧患之心,“悼遗书之灰烬,惧先业之颠坠”,“计二百余年所存,间有遗失,家风不古,诚恐嗣后鲜知珍重,更叹靡沉”,为了编纂和刊刻家集,家族子弟用心良苦,备尝艰辛。

    作者:
  • 人的尊严是权利的渊源

    侯宇博士《人的尊严之法学思辨》基于历史主义立场,把人的尊严置于具体历史的脉络中,力求从历史的维度透过伦理学、哲学和法哲学视野,梳理不同时代的人们为探寻人的尊严的“奥秘”所做的学术贡献,即从神性概念转向人性诠释、从抽象理念步入具体实践、从人本主义到人的目的性、从区域文化迈向共同价值的这一价值重构与妥协过程。

    作者:
  • 太阳系的未来:恩格斯与科学幻想

    恩格斯未完成的自然哲学著作《自然辩证法》中,其中写道:“一切产生出来的东西,都注定要灭亡。也许经过多少亿年,多少万代生了又死;但是这样一个时期会无情地到来,那时日益衰竭的太阳热将不再能融解从两极逼近的冰,那时人们越来越聚集在赤道周围,最终连在那里也不再能够找到足以维持生存的热,那时有机生命的最后痕迹也将渐渐地消失,而地球,一个像月球一样死寂的冰冻的球体,将在深深的黑暗里沿着越来越狭小的轨道围绕着同样死寂的太阳旋转,最后就落到太阳上面。”

    作者:
  • 1927年宋庆龄会见斯大林是在克里姆林宫吗

    虽然令人诧异,但从1927年9月宋庆龄访问苏联开始一直到其1928年5月离开苏联前往德国期间,斯大林与宋庆龄并没有在克里姆林宫举行任何的正式会见。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在“斯大林克里姆林宫办公室来客登记簿”中确实没有找到关于宋庆龄来访的任何信息。

    作者:
  • “百家殊业,而皆务于治”

    深入考察秦汉文化的基本形态和递嬗轨迹,我们可以发现,学术上兼容博采、融会贯通,是秦汉文化顺利发展并取得辉煌成就的重要原因和显著特征。

    作者:
  • 也说“古为今用”之“用”

    传统中国社会中,人们普遍遵守的规矩往往被视为“礼”,而“礼治”的一些形式至今仍然有值得借鉴的地方。如过去的礼和今天的法都是公开的,都通过各种方式的宣传教育使其在所处的社会中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礼对人们行为的指引性并不亚于法治社会中的法。

    作者:
  • “根深不怕风摇动”

    抗战时期,我党于1938年创办的延安马列学院(1943年并入中央党校),是中国共产党创建的“第一所攻读马列主义理论比较正规的学校”。马列学院学员特别珍惜战时环境中弥足珍贵的学习机会,通过学习,他们除了掌握系统的马列主义理论知识,了解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外,都比较一致地认为:此时期受到的党性教育对自己一生影响深刻,养成的坚强党性是自己一生度过曲折、战胜困难的重要精神利器。

    作者:
  • 新一轮“中国威胁论”具有三大特点

    近年来,西方国家开始掀起新一轮“中国威胁论”的浪潮。这一轮“中国威胁论”兴起不仅深刻反映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日益崛起的焦虑,也提醒我们必须提高警惕、妥善应对。

    作者:
  • 金蛋不一定是金凤凰下的

    不同领域的创新,情况有时截然不同。例如在自然科学领域,有的新发现和原有的发现是相互包容、并行不悖的,也就是说新的发现并不否定原来的成果。比如量子力学的出现并不否定经典力学,经典力学适用于宏观世界,而量子力学适用于微观世界。所以自然科学只是划了一个界限,创新就是在这个界限内发现了一个新的边界。

    作者:
  • 城市形象的管理要尊重个性化选择

    精细化管理,就是要在尊重个性化选择的基础上,更好地为城市的居民和产业服务,而不是对他们正常的经营和偏好进行主观的干预。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把习总书记精细化管理的思想落实到深处,也只有这样才能够体现以人为本,实现尊重规律的城市发展。

    作者:
  • 民法典应强化对数据共享中个人信息的保护

    法律应当与时俱进,永葆时代性。我们要制定的民法典则应当成为21世纪互联网、高科技时代民法典的代表,我国民法典应当充分反映时代精神和时代特征,真正体现法典与时俱进的品格。就个人信息保护而言,民法典应当强化对数据共享中个人信息的保护,同时积极回应数据共享中个人信息保护的问题。

    作者:
  • 市场力:我国持续发展的根本内生动力

    改革开放再出发的中国要到哪里去?我们的发展目标是透明的、明确的。这就是: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050年,把中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需要说明的是,这不是一个称霸世界的目标,而是一个发展自己的目标,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构成威胁。

    作者:
  • 不断完善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

    为什么中国能够一直做正确的事情,关键在党的领导,关键在党的领导的成功;今后要保证中国持续做正确的事情,关键依然是党的领导,关键在党的领导的更大的成功。因此,新时代党的全面领导,是对党的领导提出的更高的要求。

    作者:
  • 正确认识经济发展新情况新问题

    对于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中央的总体判断是“总体平稳、稳中有变、变中有忧”。这个判断是客观准确的,关键是如何理解、认识和把握“稳”“变”“忧”三个字。

    作者:
  •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走出了新路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回顾了改革开放40年的光辉历程,总结了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和宝贵经验。

    作者:
  • 用人以公,方得贤才

    重视吸取历史经验是我们党的一个好传统。我国五千多年的文明史,积累了丰富的吏治思想和做法。

    作者:
  • “为政之要,惟在得人”

    纵观中国封建社会数千年的历史,不难发现,凡有成就的统治者,都在用人上有其独到之处。唐太宗李世民君临天下二十三年,一举开创了“贞观之治”的局面,他的成功,得益于“择善任能”。

    作者:
  • “人民”范畴究竟何指

    习近平主席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屡屡提到“人民”,强调“人民是共和国的坚实根基,人民是我们执政的最大底气”。

    作者:
  • 2018年理论学术研究观点要览(上)

    党的十九大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确立为党必须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实现了党的指导思想的又一次与时俱进。

    作者: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