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pg 0509晚报.jpg jj.jpg c.jpg s.jpg x.png 0503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5-09 15:01:35长安街知事
攀附令计划的神秘副部W,因不听母亲劝阻而落马
发布时间:2018-05-09 15:01:35 文章来源:长安街知事 网络编辑:奚小荻

  撰文 | 高楼

  “某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W从商人L某那里要来了一套别墅,打算给母亲住,母亲对他讲‘那是别人的房子,不能住’;可他没有听老母亲的话,还是收了这套房子,所以他落马了。”

  最新一期《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刊登了湖南省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干部黄侠的文章,上文事例是黄侠转隶前任反贪侦查员时办过的案子。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那个不听母亲劝阻、一意孤行的神秘副部W,就是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西安市委原书记魏民洲。

  黄侠曾是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干部,魏民洲受贿一案正是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的。

  魏民洲落马后,许多关于他的奇葩事例曝光:

  搞政治攀附,曾通过一位商人送给令计划之妻谷丽萍一幅名贵字画;

  钟爱粉红色和面食,出门在外要带粉红色的洗漱用品、要有专做面食的厨师随行;

  每到一个单位视察,都要派人先去该单位为他“试温”:室内温度是不是保持在26度;

  表面上笑眯眯,私下热衷搜集同事的“黑料”,用以打击报复。

  

  “别墅”的确是导致魏民洲落马的一个导火索。早在2014年,多家新闻媒体曝光,有人在秦岭北麓西安段违规建设200余栋私人别墅,当地村民表示,别墅主人不乏西安市的领导干部。当时,西安市开展了一次清查拆除。

  到了2017年2月至4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展开“回头看”。事后,陕西省委公布整改情况,再次提到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可见拖了近3年仍未彻底解决。5月22日,魏民洲落马。

  日前,湖南省郴州市人民检察院对魏民洲提起公诉。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魏民洲在担任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时,仍有受贿行为。他担任这一职务的时间是2017年1月至5月,短短不到半年还管不住自己的手,可谓欲壑难填。

  据《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报道,魏民洲违规从事营利活动,收受礼品、礼金合计124. 35万元;涉嫌受贿7271.68万元。

  魏民洲出身农家,如果他从一开始就听从母亲劝告,或许就不会走上违纪违法的道路。贪官们以身试法,往往给家庭、给父母带来痛苦。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落马后,其妻子与弟弟也被带走协助调查,2017年陈家的春节过得冷冷清清。

  接受媒体采访时,85岁的陈母哽咽道:“越查清楚越好。查清楚,查明白,不受委屈、冤枉就好。做得不对的,领导应该批评。”88岁的陈父则表示:“政府是公道的,不会随便冤枉他。”

  中纪委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披露,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谭栖伟在被组织调查前,预感到情况不妙,担心再也见不到老母亲,专门回了趟老家。架不住母亲一再追问,他说出了实情,跪在母亲面前,承认自己犯下大错,对不起父母。母亲听后打了他一巴掌,然后母子俩抱头痛哭。

  

  谭栖伟说,母亲是老共产党员,对他要求一直很严格,他却觉得母亲年纪大了,现在社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她不知道,老是埋怨母亲。得知中纪委在调查谭栖伟后,谭母骂了儿子、打了儿子,自己也一病不起,成天以泪洗面。

  2014年12月,安徽“首虎”、原副省长倪发科受审,他在法庭上忏悔:我老母亲已91岁高龄,曾在那艰难困苦的年代,含辛茹苦用米糠和野菜让我活了下来,度过了童年,之后省吃俭用供我读书,工作后特别是我担任领导干部后,为支持我的工作减少我的负担,几十年来一直远离我居住。我去年出事后,老人整日以泪洗面……

  领导干部平时加强对自我的要求,才会杜绝类似的悲剧再发生。

  

419982617.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