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日报.jpg wb.png 1018京郊.jpg 1018晨报.jpg 微信截图_20171018091849.png 1017信报.jpg wz.pn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出格儿
字号调整: A- A A+
省委常委和秘书联手搞了一个只听命于他的部门
2017-09-11 09:58:02长安街知事
发布时间:2017-09-11 09:58:02 文章来源:长安街知事 作者:高楼 网络编辑:康琪雪
【导语】虞海燕把大量自己在酒钢任职时的亲信(包括金)调到兰州市核心部门、核心岗位任职,这些人跟随虞从酒钢走进兰州,就等于坐上了提拔的高速列车,因此被戏称搭上了“酒钢号”。

 

    西部大市兰州的政治生态是如何被破坏的,如今有了答案。

  中纪委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三集《震慑常在》披露,中央第三巡视组在甘肃“回头看”期间,收到大量关于省委原常委、兰州市委原书记虞海燕的举报,其中反映最强烈的是违规用人。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此前多次介绍过虞的秘书金晋哲。此次,大家通过电视画面首次看到其真人,超乎想象。他对虞海燕,少了几分“听话”,却多了几分“不屑”。

  事实上,他本该绝对“忠诚”。为什么这么说?首先,他是“酒钢号”上的人。

 

 

  虞海燕把大量自己在酒钢任职时的亲信(包括金)调到兰州市核心部门、核心岗位任职,这些人跟随虞从酒钢走进兰州,就等于坐上了提拔的高速列车,因此被戏称搭上了“酒钢号”。

  虞海燕整合设立了一个市委市政府督查室,先后选调141名青年干部进入督查室“锻炼”,提拔使用其中76人到重要岗位工作。长期担任虞海燕秘书的金晋哲主管督查室。

  金晋哲经常通过“培训”向这些青年干部灌输效忠观念,培植个人势力。金在镜头前坦白,他在大会小会上不断在强调,要听市委的话,谁能代表市委,那就是书记能代表市委,大家能到这儿来,都是书记亲自关心的,明天能提拔也是书记要认可的。

  金晋哲不仅对内这么说,对外也是这么说,他曾接受媒体采访,说兰州的治污督查之所以淬炼为“铁腕督查”,首先得益于兰州市委特别是市委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这个“市委主要领导”,自然是指虞海燕。

  在反复灌输下,“酒钢号”和督查室成了虞海燕个人的工具,指哪儿打哪儿,哪里的干部对虞的交待落实不到位,督查室就会前去“督查”。金晋哲还说,审计也是虞海燕“整人”的方式,当时的审计局长就是他调过来的。如此所作所为,难怪兰州市委称虞海燕的行为“触目惊心、令人发指”。

  看到这样的话,大家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这哪里是正常的组织关系,封建时代和军国主义的一些糟粕,竟然复苏成为人身控制的思想武装。要知道,他们“武装”的是年轻人,是后备军。熟读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秘书与领导一起落马不算新闻,很多情况下,那些秘书只是为领导鞍前马后地办理一些具体事务。

  金晋哲绝不仅如此,他“深度”介入了虞海燕的违纪违法活动,俨然成了虞的“化身”,将虞的意志向外传播,为他拉起了一支“队伍”,“把党的思想政治工作变成向特定干部灌输精神鸦片的手段”,“把“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变成拉拢干部培植私人势力的活动”。

  在此过程中,金晋哲也没忘了为自己牟利。兰州市委通报,他将个人意志凌驾于党和组织之上,肆无忌惮地破坏党的干部管理规定,把干部培养使用变成捞取政治资本赤裸裸的政治交易;把组织赋予的职权变成自己拉山头、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的工具。小秘书和老领导,是谁利用了谁,还真不好说。

  兰州市委此前就表示,金晋哲扰乱了干部思想,搞乱了干部队伍,严重破坏了兰州市政治生态,行为极为罕见,影响极其恶劣。

 

 

  虞海燕、金晋哲的行为,之所以罕见,之所以值得深思,关键在于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比如在拉拢中纪委干部明玉清的过程中,两人都是联手上阵的,他们一起帮助明的儿子做些事儿(生意)。大家都知道,这其中具体落实的人,自然是秘书。

  两人之间密切关系还在于,金竟然对虞的思想状态也了然于胸,他说:从2014年巡视结束了之后,10月份把他一个关联人抓了之后,虞晚上都靠安眠药才能入睡。还是非常担心的,所以就想方设法地去接触这些纪检干部,去拉拢腐蚀这些人。

  在虞一案中,还多次出现了公安干部的身影,比如为了保证吃喝聚会秘密据点的私密性,他让专业技侦人员去搞检测,还找人“培训”自己的家属对抗审查。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此前曾介绍过,在肃清虞海燕流毒的过程中,首先被处理的就是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原队长党政文,参与“团团伙伙”,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

  这个“团队”在当地政治生态渗入之深,让人叹为观止。虞海燕到兰州工作四年,他不是通过推动发展来凝聚人心,而是通过拉帮结派来打造“独立王国”,这种管理能力,让人不相信他主持过一个上万人的国企工作。

  这里还有必要提一下王三运,他主政甘肃期间,虞海燕职务三次调整,一次比一次重要。而中央第一次巡视甘肃就发现了虞的问题,举报也是接连不断。

  作为甘肃的“一把手”,本该全省工作“一盘棋”,讽刺的是,他下面还有个省会“一把手”在搞自己的“一盘棋”,王竟然全然不管。

 

 

  事实上,王三运的问题与王珉颇为类似,一方面有了到站心理,另一方面自己不干净。他们所谓“务实的选择”,就是放任下面,最后造成政治生态大破坏。

  而两地人民更是水深火热,省委书记无心工作,下面的人大搞私人势力,经济发展水平能不倒数么?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