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23晚报.jpg j.png c.png s.png x.png 0222文摘.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2-09 09:16:34北京日报纪事
大都会博物馆展出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到底是真是假?
发布时间:2018-02-09 09:16:34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纪事 作者:黄加佳 网络编辑:赵悦

  

  在大都会博物馆展出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

  关于北魏孝文帝礼佛图这件国宝,其实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如今仍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孝文帝礼佛图到底是真还是假?

  1944年普爱伦出版的著作《中国雕塑》一书,把自己盗卖中国国宝的罪行撇得干干净净,不过,他也在这本书中提到,“你将会发现属于龙门男、女供养人浮雕的头像广泛散布于欧洲、英格兰、日本各地,而他们大部分完全是赝品。”普艾伦的文字提供了一个信息:文物交易黑市里,流传着大量赝品帝后礼佛图残片。

  而与普艾伦勾结的古董商岳彬,其徒弟丁兆凯和王福祥也透露过,几麻袋从龙门石窟凿下的碎石头运到岳彬家后,岳彬就傻眼了。原来,北魏孝文帝礼佛图被盗贼们凿得太碎了,根本拼不上。他们找来修复古铜的大师张济卿帮忙修复,几麻袋碎石头摆了一院子,找碴口拼对,可就是拼不上。最后没辙,他们按照普爱伦提供的照片,仿造了一个,交差了事。

  王福祥还曾在回忆中补充细节,后来普爱伦发现北魏孝文帝礼佛图是岳彬伪造的,也没有按合同付余款。

  按岳彬的徒弟所说,普爱伦买到的是一个假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事实果真如此吗?

  2011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刘连香,第一次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二楼的中国艺术展厅看到了修复后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它就在最显眼的山西广胜寺巨幅壁画对面,被镶在一个展板上。

  由于曾在洛阳工作,刘连香逛博物馆时特别关注洛阳的文物。“看到它支离破碎的样子,我心里特别难受。”刘连香说。

  作为一名专业考古人士,刘连香除了难过,还觉得有些奇怪。她记得,1909年拍摄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出浮雕位于东壁和北壁,在东北拐角处有一个明显的转折。为了处理这个拐角,工匠们在这里别具匠心地雕刻了一棵菩提树。菩提树左侧,也就是洞窟北壁上又有8个人物。他们与东壁上的人物在方向、形态上完全一致,是礼佛队列的一部分。

  大都会展出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被镶在一块展板上,别说拐角,连菩提树也没了。为了让东壁和北壁上的人物联成一体,修复人员还故意在菩提树的位置多做出许多人物的衣纹褶皱。

  刘连香告诉小编,这种情况同样出现在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展出的文昭皇后礼佛图中。博物馆仅修复了东壁上的浮雕,而没有修复南壁上的两个羽葆和众多人物。

  同时,刘连香注意到,大都会博物馆展出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上有许多莫名其妙的部分。浮雕的人物头像都独立于身体之外,大多跟下面的身体对不上碴儿。有些雕刻的人物头像相对完整,可是呈现出一种奇怪的黑色,与浮雕整体色调极不和谐。

  由于北魏孝文帝礼佛图不是以人物大小来表现身份高低的,只能通过人物的神态、布局和冠饰来分辨哪个是核心人物北魏孝文帝。刘连香认为,负责盗凿的石匠,乃至岳彬本人,很可能对浮雕中的人物关系一知半解。因此,在盗凿过程中魏孝文帝所戴的冕旒被破坏了。如今展出的浮雕中,北魏孝文帝的衮冕顶部没了,垂下的缨带也没有了。看起来,北魏孝文帝就像戴了一顶普通官员戴的进贤冠。

  刘连香告诉小编,正是由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错误百出,有人甚至认为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赝品。不过刘连香认为,大都会展出的浮雕中,人物头部大部分都是真品。由于原浮雕中人物头部分布疏朗,凿的时候比较好下手,石匠应该是先将人头凿下来的。这个推断与岳彬手里的合同也相符。普爱伦第一批先从岳彬手里拿走了6个头像。至于人物身体和服装部分,有多少是真品修复的,有多少是伪造的,就不好说了。

  且不论普爱伦买到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是真是假,北魏孝文帝礼佛图因为他的“收购”而被破坏是无可辩驳的事实。他正是整个盗凿生意的幕后主使,不折不扣的文物大盗。

  本文节选自《北京日报》2018年2月6日《瑰宝玉碎》

  原标题:大都会博物馆展出的北魏孝文帝礼佛图到底是真是假?

相关文档
精彩图集
微信图片_20180131171254.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