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ng 0205晚报.jpg j.png c.png s.png x.png wz.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2018-02-05 15:21:46艺绽
《天龙八部》进中学寒假推荐书目,再不能禁看武侠小说了
发布时间:2018-02-05 15:21:46 文章来源:艺绽 作者:牛春梅 王广燕 网络编辑:赵悦

  前不久,小编推送了北京顶尖中小学和大学的寒假推荐书单,而最近重庆一中、南开中学、巴蜀中学的高一学生的书单上了新闻,原来在老师的寒假推荐书目上出现了武侠小说《天龙八部》,“这次,爸爸妈妈再也没有理由拦着我们看武侠小说了”。看到这份推荐书目,一些70后、80后感到震惊:“想当年,我们上中学的时候,老师们可是将武侠小说视为禁书,我们都是偷偷摸摸去看。一旦被发现,书被没收,还要受到严厉惩罚。”(《重庆晨报》1月30日)

  看到这儿,不知有多少读者会想起曾经躲在被窝里打手电看武侠小说的情景?多少家长认为孩子看了武侠小说会沾染江湖习气,还耽误学习,而今《天龙八部》出现在老师推荐的书目中,真是令人感慨良多。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所著的武侠奇作之中,《天龙八部》无疑又是极为经典的一本。这本书不止构建出了一个宏大的江湖世界,更写出了“有情皆孽,无人不冤”的人生。

  1997年港版《天龙八部》的主题曲是林夕作词、周华健作曲的《难念的经》,歌词写道: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 爱竞逐镜花那美丽

  怕幸运会转眼远逝 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责你我太贪功恋势 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悔旧日太执信约誓 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这本小说重在写人,众生心中皆有“贪、嗔、痴”三毒。红尘之中,无人可免无常之苦。  

  乔峰与阿朱。1997年《天龙八部》

  乔峰(萧峰),是书中最完美的英雄男子。他既是契丹人,又是汉人的养子,这个无从选择的纠结身份,造成了乔峰的悲剧。

  为了替阿朱治伤,乔峰孤身前去聚贤庄,与中原英雄断交,一开始不愿杀人的他被赵钱孙激怒,怒火一燃,杀得三百英雄尸横遍地。虽千万人吾往矣,有人读出了豪气干云,有人读出了乔峰的孤寂。聚贤庄一战成就了乔峰的神勇之名,也成了乔峰平生一大悔事。  

  阿朱。2003版《天龙八部》

  阿朱女代父过,化解仇怨,甘愿被乔峰一掌打死,成为后者的终身遗憾。“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乔峰痛失阿朱之后,余生只剩曾经沧海难为水。再望江南烟水里,塞上牛羊空自许。“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阿朱。”  

  阿紫。2003版《天龙八部》

  在《天龙八部》中,有一位金庸小说里罕见毒辣而美艳的女子,她就是阿朱的妹妹阿紫。游坦之爱上她后甘心被其凌虐,毁容和挖去双目。她还毁康敏容貌,挑断筋脉,使康敏生不如死。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阿紫,却因乔峰抱住误杀的阿朱痛哭的一幕而第一次感动。她对乔峰说:“姐夫,那天晚上我躲在桥下,看见你抱着姐姐的尸体,哭得那么伤心,当时我就非常非常喜欢你……”她会因为永远取代不了姐姐的地位而泪流满面,更为乔峰毅然殉情。

  游坦之是“聚贤庄”的少庄主,自幼身体瘦弱。他迷恋阿紫——一个美艳任性但永远不会正眼看他的人。他不忍心看到阿紫眼盲,辗转颠沛以眼换眼,牺牲自己的光明救回阿紫的光明。当他盲着双眼,瘸着双足来听阿紫的声音时,阿紫却高声对他道:“啊,是了,我的眼睛是你给我的,姊夫说我欠了你的恩情,要我好好待你。可我偏不喜欢。”

  在小说结尾,阿紫重新戳瞎自己的眼睛,将眼珠掷还游坦之,抱着乔峰的尸体跳崖自尽。这般决绝,令人惊心动魄。

  游坦之得不到阿紫,阿紫得不到乔峰,乔峰得不到阿朱。金庸写尽了每个人的悲欢哀怨,周而复始的人生之憾。 

  王语嫣与段誉。1997年版《天龙八部》

  相比之下,王语嫣和段誉是幸运的。王语嫣起初对表哥慕容复的痴恋,是因为她少不更事,被外表的英俊潇洒所迷惑。当她看穿了慕容复天性凉薄的真面目后,终于认识到一直钟情于自己的段誉。

  说不尽的《天龙八部》,还有很多让人嗟叹的人和事。每一个鲜活的人物,不仅在一版又一版的影视作品中长盛不衰,更在不同年代读者的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

  就是这样的《天龙八部》,曾是一本一度让70后、80后在看上去像教科书一样认认真真包着的书皮里藏着读的书。

  也许你还记得那种兴奋中夹杂着紧张和惶恐的感觉。数学书底下压着的是“飞雪连天射白鹿”,书包里藏着的是“笑书神侠倚碧鸳”。武侠小说带给我们一个全新的世界,那是快意恩仇的江湖,独步天下的武林,但它们都被父母们盖上“闲书”的烙印,是耽误学习的罪魁祸首。所以读武侠小说对这一代人而言总是在喜悦中夹杂负罪感,从未想过有一天老师的推荐书目里居然能出现《天龙八部》。  

  1997年版《天龙八部》

  阅读很重要,这个所有家长都同意,但读什么书却另有一番标准,那就是要读有用的书。何谓“有用”,自然是能直接作用于学习,有利于提高学习成绩的书才是有用的书。“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似乎要不是有这些好处在前方挥着手,这书便不必读了。这种功利的阅读观长久以来一直在左右着我们的阅读,让阅读这样有趣的体验,变成急功近利的敷衍。

  其实“闲书”的“闲”字里才藏着阅读的真谛。

  用“有用”、“没用”来界定阅读原本就是一个无法衡量的标准。不像是背课文做习题,做了一道题就有一道题的作用,阅读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渗透过程。你说哪一本书看了就能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估计那一定不是一本文学名著,而是一部习题集或是一本单词书。可你要说习题集是对我们有用的书那听上去是不是有些荒诞?如果只读这些“有用”的书,是不是就把人类这种复杂的生物物化成简单机械的考试机器?要以这样的标准去看,所有的经典名著其实也都是没用的“闲书”。

  所以我们通过阅读想要得到什么很重要。对于我们的人生而言,一次考试成绩的提高其实没有那么重要,即使是高考的成绩也未必代表一切。最重要的是如何完成人生这张答卷,要是没有一个完善的人格,健康、积极的人生观、世界观是不可能答好这份试卷。阅读正是一个建筑人生的过程,它对人的影响是在无数次的“开卷有益”中慢慢筑构而成,一本一本书慢慢搭建起你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从而去影响你的种种抉择。

  所谓的“闲”书,也是将作者的人生阅历和对世界的理解包裹在郭靖、黄蓉、萧峰、杨过的人生中,以更为无形的形式去影响我们。它一定不能提高某一次考试的成绩,也未见得高考能提高几分,但却能让你的人生答卷多一抹色彩。

  自然也无需夸张《天龙八部》有什么天大的作用,它也不会真的改变人生,让我们真正兴奋的是,这是一种观念的改变,是一种阅读回归到阅读本身的变化。

  还记得你初读《天龙八部》时的故事吗?

  本期作者:牛春梅 王广燕

  本期编辑:王广燕

  原标题:《天龙八部》进中学寒假推荐书目,家长再也不能“禁看”武侠小说了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38.jpg
微信图片_20180131155445.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北京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举报热线:85201234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京报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