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71122091910.jpg
rb.png w.jpg jj.png cb.png sb.png xb.png wz.jpg yy.png sdjsb.png U020160203609996595816.jpg xwyxz.png U020160203615056483362.jpg dxs.png
赏·阅
字号调整: A- A A+
致“吃瓜群众”的一封信
2017-11-03 15:20:47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7-11-03 15:20:47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刘震云 网络编辑:赵悦
【导语】“吃瓜”是个网络用语,“吃瓜”为什么会和围观联系在一起,一开始我也不明白。但是我跟大家吃了这么多的瓜之后,明白了看热闹和吃瓜的关系。

  大家好:

  今天是《吃瓜时代的儿女们》正式上市,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吃到瓜了。昨天很多媒体在采访我的时候不约而同问:你为什么要写吃瓜时代?

  “吃瓜”是个网络用语,“吃瓜”为什么会和围观联系在一起,一开始我也不明白。但是我跟大家吃了这么多的瓜之后,明白了看热闹和吃瓜的关系。

  西瓜是唐朝从埃及经过中东传过来的,御瓜园的瓜农跟我说,这有一种西瓜叫麒麟瓜,是宋朝时有的。可能唐朝之前我们吃的是黄瓜和香瓜,但不影响吃瓜的心情。有围观和看热闹的人,证明了生活中的大戏接连不断,身陷其中可能会痛不欲生,起高楼和宴宾客的时候可能会庆幸,但一座楼接一座楼接连塌了的时候,一个家族就没有了。但吃瓜群众跟他们的心情刚好相反,你起高楼的时候,围观群众是厌烦的,但你楼塌了的时候,群众是乐不可支的。

  有人曾说,只要把身边几个人的关系处理好了,这个世界就太平了。《一句顶一万句》写的是杨百顺和牛爱国和他们周围亲朋好友的关系,《我不是潘金莲》写的是潘金莲和她遇到的官员的关系,但是《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完全不是这样。这次我写的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空白。空白为什么能称为空白,因为充满了“吃瓜”的群众。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最重要的是,这一部作品和上一部作品写得不一样,我的写作才刚刚开始。

  读过我的书的人们最大的表现是,他们马上就参与到这本书里来,他们说出了关于“空白”自己的一番道理。有些朋友说看书的时候一直在笑,不单是笑书里的故事,笑人物之间的“空白”,更是笑看书的自己。很多人说我的作品幽默,但我觉得我的作品并不幽默,很多人说我这个人幽默,其实我这个人也并不幽默。我是个很质朴的人,一个很沉重的人。已经看过我的书的读者们知道,书的最后一章是“正文”,而前面的章节都是“前言”。这就是一种幽默,是结构的幽默。就像《红楼梦》开篇所说的“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很多人也问我这本书会不会改编成影视剧,这本书今天刚出版,它未来的导演可能还没有读过。读了之后能不能改编成电影,那就需要非凡的导演和非凡的处理文学作品能力的人。其实我的作品从来没有主动改编成影视剧,我都是被动的,是“被改编”。其实我的小说并不适合改编成影视。小说像生活中的一头大象,边走边思考,像《温故一九四二》,通篇没有一个集中的故事和一个完整的人物,但是(冯)小刚导演把它改成了电影。《一地鸡毛》和《我不是潘金莲》也不适合改编成电影,为什么改成了呢?我想一定是导演想到了故事和人物的背后值得人思考的东西。比如《温故一九四二》,有很多的电影拍摄这样的题材,一个民族产生灾难,但是用幽默的态度来对待生死的作品确实很少。至于《吃瓜时代的儿女们》改成电影,有个特别大的困扰,我之前的作品一般只有一个主人公,但这本里面有四个主人公,四个主人公怎么在电影里呈现,确实是个前所未有的难题。我回头把这个难题,传递给导演吧。

  我首先期待的是,买这本书的读者花了买一杯咖啡的钱,在读的时候,读着读着笑了,但是某个地方让他想哭,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又引起了他深入的思考,那买这本书就买值了。万一他买这本书之后觉得没有达到这种效果,我再请他喝杯咖啡。

  刘震云 2017年11月3日

  刘震云历年作品

  《塔铺》(小说集)

  《故乡天下黄花》(长篇小说)

  《官场》(小说集)

  《一地鸡毛》(小说集)

  《官人》(小说集)

  《故乡相处流传》(长篇小说)

  《故乡面和花朵》(长篇小说四卷)

  《一腔废话》(长篇小说)

  《手机》(长篇小说)

  《我叫刘跃进》(长篇小说)

  《一句顶一万句》(长篇小说)

  《我不是潘金莲》(长篇小说)

  《温故一九四二》(中篇小说)

相关文档:
微信图片_20171018092617.jpg

北京日报新闻热线:65591515 北京晚报新闻热线:85202188 广告刊登(声明公告类):85201100 北京日报网热线:85202099

京ICP备16035741号 京新网备201000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02440037号 北京晚报读者俱乐部服务热线:52175777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